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四)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真的真的很雷……orz


(四)


晚上苏沐秋带着儿子回酒店,小孩儿吃到了心爱的薯条心满意足,抱着“猪猪侠”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苏沐秋吩咐他再滚三百圈才能下床,有人来敲门也不准开,提着蛋挞上了六楼,送给乔一帆当做答谢。羞涩的助理连声道谢,最后十分不好意思地收下了。

叶修的房间在乔一帆隔壁,等电梯下来的时候他往叶修的房门望了一眼,不知道这家伙今天怎么样了,转念一想又有点讪讪,能怎样,人家一个大导演,又不会因为缺了他就活不下去。

电梯门一开,正好碰到叶修正从里面出来,苏沐秋的脚步顿了顿,一想曹操曹操就到。

“叶导,晚上好。”

叶修好像也没想过会遇到他,过了几秒才回应:“来找我?”

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心想难道是自己来找他的次数有点多,害人家都产生条件反射了?

“不是,我带了点东西回来给乔助理,谢谢他今天准我假。”

叶修点点头,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话要说,苏沐秋指了指快要合上门的电梯:“那我先下去了?”

“明天也请假?”

“嗯,这两天都没我什么事吧?”

叶修“嗯”了一声,侧身让开。

苏沐秋踏进电梯,想起还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苏七,迟疑了一下,按住电梯的开门键问:“要去我那儿坐会儿吗?还有多的蛋挞。”

“方便吗?”

苏沐秋疑惑:“有什么不方便的?”话音还未落他就明白过来了,“抱歉,我没考虑周全。”

蠢死了,还问一句有什么不方便的,孤A寡O,联系到自己在圈内的名声,妥妥的不方便啊!

他松开按键,电梯的门缓缓合拢。

忽然间一只手伸了进来,苏沐秋吓了一跳,瞪大眼睛:“你干什么?”

叶修收回按在门缝里的手,厚重的金属移动门再次缓缓打开:“你说的啊,请我吃东西,刚好饿了。”

苏沐秋:“……”


刷卡进门,苏七从床上跳下来迎接他:“沐秋你回来啦?”

“小鬼!你叫我什么?”

苏七歪了歪头:“吴叔叔不是都这么叫你的吗?沐秋沐秋沐秋沐秋。”

苏沐秋指着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叶修说:“叫叶叔叔。”

孩子仰头望着陌生的男人,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没动作。

苏沐秋戳了戳他:“叫人啊。”

苏七回过神来一把扑过去抱住叶修的腿,喊道:“叶叔叔好!”

苏沐秋:“……”他家儿子今晚吃错药了?

叶修乐了乐,摸摸孩子乌黑柔软的头发:“你好。”他把苏七从自己腿上抱起来,“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七!”

“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

“对啊,姑姑说我是三月七号生的,所以叫做苏七。”

叶修抱着他坐到椅子上:“那为什么不叫苏三?”

“不知道呀!”他在叶修腿上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坐姿,“沐秋我为什么不叫苏三呀?”

“你再叫我沐秋试试看。”

苏七缩了缩脖子。

苏沐秋把蛋挞拿出来放到茶几上:“为什么不叫苏三,你傻啊,那么想当小三?”

“小三是什么?”

叶修干咳一声:“苏七好听,比苏三好。”

“真的吗?”苏七仰头望着他。

叶修跟他黑色的瞳孔对视,乌黑的眼珠子仿佛两颗黑玛瑙,一片纯净。

没由来的觉得内心一片柔软,可能小孩子就是有这种魔力吧,他笑起来,拿了一个蛋挞喂到孩子嘴边:“真的,骗你干什么?”

苏七乖乖张嘴接受喂食,没一会儿一个蛋挞又下肚了。

“你孩子好乖。”叶修随口夸了一句。

苏沐秋感觉心里有点酸,站起来把苏七脱下的外套整理好:“还好吧,他平时对陌生人不是这样的。”

“是吗?”他还以为这孩子对谁都这么热情,捏了捏苏七细嫩光滑的脸蛋,“原来我这么有魅力啊。”


说是饿了来吃蛋挞,结果全进了苏小少爷的肚子。

苏七大概难得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过夜,精力充沛,一点也不像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来的。

叶修被他拉着一起玩手机游戏,叶导演手指灵活反应迅速,一盘植物大战僵尸让苏七惊叫连连:“那边那边,放向日葵!这里!有僵尸要过来了!”

后来还一起玩了节奏大师,苏七说:“爸爸很坏,我破不了他的记录,他还嘲笑我,叶叔叔你帮我好不好?”

叶叔叔今晚特别好说话,有求必应,接过iPad,手指在屏幕上翻来飞去,几盘以后把苏沐秋的记录给破了。

苏七目瞪口呆,抱住叶修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叶叔叔你好厉害好厉害!”他抱着iPad在床上跳来跳去,宣布道:“爸爸!我破了你的记录了!”

苏沐秋翻了他一个白眼:“是你自己破的吗?瞎嘚瑟个什么劲儿。”

“叶叔叔帮我的,也、也算我自己破的……吧?”

“是你自己破的。”叶修说。

苏七开心地倒进叶修怀里。

苏沐秋简直连白眼都懒得施舍给他们了。

后来叶修把苏七抱到胸前,手把手带着他破纪录,孩子的身体刚好把他的怀抱填满,小小的一个,仿佛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


要走的时候苏七搂着他的脖子依依不舍:“叶叔叔你要走了吗?”

“是啊,明天再来看你。”

“我明天就回家啦,后天要上学。”

“那等叔叔回去以后去看你,给你带蜘蛛侠。”

“真的吗?”

“真的。”叶修笑了笑,把孩子递给苏沐秋,离开前又摸了一把他的脑袋,“再见。”

“再见……”苏七对他捏了捏手掌,做了个再见的动作。

房门关上了,苏沐秋叹了口气,摸了摸儿子的背:“不要告诉我你哭了啊?”

“没有。”有点小小的鼻音。

苏沐秋亲了亲儿子的脑袋:“你喜欢叶叔叔吗?”

“你说的。”

“嗯?”

“他是妈妈。”

苏沐秋哭笑不得,又有点心疼:“他不是妈妈,我骗你的。”

“可是、可是、可是我觉得……”

“他不是你妈妈。”苏沐秋重复了一遍,“我那时候随口乱说的,你也知道他是男生,不可能是你妈妈不是吗?”

苏七失望地低下头:“我以后还能见到叶叔叔吗?”

“他有时候会上电视,如果他上了,我叫你来看好不好?”

“好,爸爸你一定要叫我。”

  

夜深了,苏七洗完澡睡着了,苏沐秋坐在床边,晕黄的灯光下小孩儿的脸显得特别水嫩柔软。

常常有人说这个孩子什么什么地方像他,什么什么地方不像他,对于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没感觉,他不知道苏七什么地方像他什么地方不像他。他只清楚这确实是他的儿子,十月怀胎,从他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他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对不起他,因为已经尽了全力了,已经尽全力给他最好的了。可是今天看见他对叶修渴望的眼神,他突然觉得,有些东西,是永远弥补不了的。

他低头在儿子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对不起。

这件事,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对不起。

不能满足你。


一声叔叔和一个拥抱,是他目前能为儿子要来的全部。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饭吴雪峰就来了,苏七拿着苏沐秋帮他整理好的小书包,第三十七次问:“你会很快很快回来的对不对?”

苏沐秋蹲下身帮他整理衣领:“对,我会很快很快回去,你眼睛一闭一睁八次,我就回去了。”

“那、那我走了?”

“乖乖吃饭,不准偷偷叫吴叔叔带你去吃薯条。”

“知道啦,爸爸再见。”

“再见。”

苏沐秋站起身,看着儿子爬上后座,趴在车窗口跟他挥手。

“听话知道吗?”

“知道,爸爸亲亲。”

苏沐秋亲了亲他的脸。

“走喽,苏小七你坐好。”吴雪峰喊了一声,苏七迅速缩回车里,抱着包包端正坐好。

车子驶远了,苏沐秋转身往片场的方向走去。



标签:修伞
评论(27)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