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将错就错

-


将错就错


叶修跟苏沐秋的相识经过颇具戏剧性,后来叶修自己回忆起来,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是他导演的电影第一次获得最佳影片奖,被一帮前来庆祝的朋友灌得不省人事,半夜在酒店里醒来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正处在发情期的omega,而房间外一阵喧哗嘘闹。

莫名其妙地——或许并不是莫名其妙,只是这个词能稍微为他的自制力挽尊——他跟那个omega滚了床单。

他一直觉得自己虽然身为alpha,但自制力还算不错。可是那天晚上,可能是omega信息素加上酒精的作用,总之稀里糊涂地就跟人上了床。

第二天醒过来对方还在他怀里,闭着眼睛睡得很沉。

可能是昨晚累坏了,叶修尽量不带感情色彩地想。

即使床单都滚过好几轮了,他却到这会儿才借着清晨的阳光瞧清楚对方的脸——长得倒是不寒碜,看上去很年轻,半张脸压在他的臂弯内。自己跟对方掩盖在被子下的身体都是光溜溜的,年轻的肌肤贴在他的身上,带着天然诱人的气息,仿佛是饱满甘甜等待被采撷的果子。呼吸间omega香甜的味道飘浮在鼻端,让清晨本就很有活力的某件事物更加蠢蠢欲动,叶修深吸了口气压抑住本能,移开目光盯住天花板,一向清明的脑袋有些紊乱。

理不清头绪,干脆不想了,他决定跟怀里的人一起再睡一会儿。


再次醒来已经下午了,叶修揉了揉睡得有些疼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浴室里传来水流声,隔着门板听不太真切。

叶修起身走过去,象征性地敲了三下门,半天没人回应,他干脆抬手按下门把手。

淋浴室内站着一个人,透过毛玻璃可以看到对方朦胧的身形。

昨晚这个身体还在自己身下辗转,他还记得那滋味。

可能是察觉到有人进来,对方将水关掉,推开玻璃门探出一个湿淋淋的脑袋问:“下午好,你要用洗手间吗?”

叶修跟他黑黝黝的眼珠子对视,点点头,一边转身去拆洗脸台上的一次性洗漱用具一边问:“什么时候起来的?”

“你还在睡的时候。”那颗脑袋缩了回去,“我叫苏沐秋,昨晚谢谢了。”

叶修吐掉嘴里的漱口水:“我叫……”

“你是叶修,我知道。”苏沐秋推开移门,热气蜂拥着挤出来。

他浑身赤裸,只在腰上围了一块毛巾,皮肤上还沾着水珠。叶修见他随手扯了条干净的白毛巾擦着头发,动作和神情一派坦荡,好像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一夜情对象,而是相恋多年的爱人一样。

他从镜子里凝视了他一会儿,又默默地垂下视线。


叶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穿好衣服了,稍显凌乱的头发还有点湿,衬得那张脸格外白。听到响动他回头跟他商量:“已经六点了,请你吃个晚饭?”

叶修说好。


十五块钱一碗的拉面,吃过后一个去公交车站、一个往酒店地下车库,不咸不淡地各奔东西。

很久以后有一次叶修突然想起这件事,问他当时怎么想的?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教你如何面对一夜情对象”。

苏沐秋没好气:“还不是怕尴尬!”

叶修似笑非笑:“真是天生当演员的料。”


那回叶修并没有标记他,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意外,以后也不会再有相遇的机会,没想到老天爷特别爱开玩笑。

八月初的一天,叶修跟吴雪峰一起去流水人家赴个饭局,是见下一部电影的投资人。结束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站在饭店门口等泊车小弟把车开过来。

夏季的夜不像白天那么闷热,晚风悠悠地吹过来。

叶修摸摸口袋,想点根烟,没想到刚才饭局上你来我往都掏完了,这会儿只剩个空盒子。他跟吴雪峰比了个手势,往附近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走过去。

结果在这里遇到个挺熟悉的陌生人。

叶修摸了摸鼻子,跟对方报了惯常抽的香烟牌子。

“真巧。”苏沐秋一边给他找钱一边说。

叶修笑了笑:“是啊,在这儿打工?”

“嗯。”将零钱递给他,他对正打算说“那我先走了”的叶修说,“跟你说件事,等我五分钟,马上下班了。”

叶修心下疑惑,却并没有拒绝,给吴雪峰发了条短信让他先走。站在便利店门外等他给正排队的人收完款,叫来同事换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久等了。”苏沐秋单肩背着包推开玻璃门走出来。

叶修已经抽完一根烟了,说了句“没事”表示不在意:“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苏沐秋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挠了挠头发,过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我怀孕了。”

一瞬间叶修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眨了眨眼:“……什么?”

“我怀孕了,快两个月了。”

对方重复了一遍,叶修还是有点懵:“怀……怀孕?”

苏沐秋点点头:“本来想去……打掉,”他微微皱了皱眉,语气里带着不太自然的停顿,“毕竟也有你的份,之前不知道去哪里找你,现在刚好遇到了,就想问问你的意见。”

叶修张了张嘴:“那天我没……”他本来想说我没标记你,他记得当时自己并没有进到最里面……不过话到嘴边又有点说不出来。

对面的omega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我问过医生,虽然几率不大,可是也是有可能的……”

这句话之后,两个人沉默良久。

干站着也不是办法,苏沐秋抿唇:“你……回去考虑一下吧。”说着递了一张纸过去,“给。”

叶修接过那张纸,思绪有些紊乱,一时想不到如何回话。

苏沐秋似乎也并不急着要他回答,转身慢悠悠地走了。

并不结实的背影渐渐走远,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有些单薄,叶修垂下视线看着眼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


苏沐秋:137XXXXXXXX

想好了打我电话。


内心微微一动,他不由跑了几步喊住他:“我送你回去。”

苏沐秋惊讶地望着他,在叶修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带着些笑意地点了点头。


车子已经被吴雪峰开走了,叶修陪着他一起去坐公交车。

这个时间点,公交也差不多是末班了,车里没几个人,零零散散地分布在车厢内各个位置,互不干扰。

夜风从开着的窗户口吹进来,叶修见他脸色苍白,伸手过去想帮他将车窗关上。

苏沐秋按下他的手,摇摇头说开着吧。

结果一下车就冲向最近的垃圾桶开始吐,叶修自认见惯大场面,此时却不由有些慌了神,只能笨拙地轻轻拍抚对方微弯的脊背。

苏沐秋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按住嘴唇,口齿有些模糊地说:“包里有水。”

叶修立马会意,从他的包里将矿泉水拿出来,打开喂到他嘴边。

“我手没断。”苏沐秋笑起来,虽然已经放松下来了,脸却还是苍白,这一笑就显得格外虚弱。

两个人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十分钟,等他缓过劲儿了,叶修才接着把人送回家。

站在有些年代感的老旧公寓前,苏沐秋问他要不要上来坐坐。他表现得很随意,叶修却觉得他在紧张。

紧张什么?是怕自己拒绝还是怕自己答应?

叶修疑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松了口气。

原来是怕被拒绝吗?他想。

公寓是很老旧的样式,狭窄的楼道里装着声控灯,一路上来的墙壁上油漆斑驳,贴着各种各样的小广告,办假证、性病治疗、开锁……十分杂乱无章。叶修跟着他往上走,见他在一扇被泼了红油漆的门前停下来,掏出钥匙开门。

苏沐秋家很小,但是打扫得很干净,外面的小阳台上甚至还种了两把葱。

房子的主人对他说了句随便坐,便跑到卧室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叶修在客厅转了一圈,正在阳台观察那两把葱的时候苏沐秋出来了,递了一个文件袋到他眼前。

“这是……?”

苏沐秋耸了耸肩:“你看就知道了。”

叶修将袋子打开,是一张B超检查报告单。

他怔了怔。

上面显示怀孕已经七周多了,算算时间,确实是他跟苏沐秋稀里糊涂滚上床的那天。

苏沐秋递了杯水给他:“真的是你的,除了你我没跟别人……”可能是觉得说这些没意思,他没有说下去,换了句话,“所以你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吧,不要的话我们就去……就去打掉,医生说需要你签个字。”

叶修捏紧手上的水杯,诊断报告上有影像图片,他看不太懂,问道:“这怎么看?”

苏沐秋愣了一下。

叶修将手中的纸递给他。

苏沐秋回过神,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刚刚开始成型。”说完以后内心泛起一阵莫名的情绪,他没想过还有机会跟对方一起研究B超报告单,这感觉很神奇。

明明是陌生人,虽然做过最亲密的事,现在又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剪不断理还乱的牵绊。

他跟叶修解释着报告单上的内容,眼神很明快,整张脸上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叶修用手指摩挲着纸张边缘,突然问:“你说让我考虑要不要,那你自己呢?想要吗?”

苏沐秋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修失笑:“这是什么意思,想要?不想要?”

“纯感性角度来说,想要,纯理性角度来说,不想要。”

“那你是感性压倒了理性还是理性压倒了感性?”

这问题挺妙的,苏沐秋思考了很久才说:“挺想要的,不过后续会很麻烦。”

叶修垂眸看着手上的诊断报告单,过了一会,他抬眼注视着他,说:“想要就生下来吧。”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两个人都知道。

叶修说出“想要就生下来吧”的时候,苏沐秋着实是有些吃惊的,忍不住跟他确认:“真的要生下来?”

“真的啊。”一开始的慌乱过去以后他就冷静下来了,望着苏沐秋表情惊讶的脸,心想做这个决定其实并不是特别困难。

“不是不是……”对方显然并不跟他一样淡定,揉着头发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你懂生下来以后会发生什么吗?”他指着自己的肚子,“这里,生下来的话,”又指指自己,“你不怕买一送一?”

叶修被他的说法逗笑了:“那你要送吗?”

苏沐秋怔了下,翻了个白眼:“鬼才要送!”


后来苏沐秋问他怎么想的,就不怕他是个骗子?

叶修说感觉应该不是吧?

苏沐秋被他无所谓的口气弄得无言以对,无语半天又问不怕被他赖上真来个买一送一?

叶修沉吟一声,上下打量他几眼,挑眉笑道:“其实我不介意。”

苏沐秋被他笑得脸都红了。


原本以为两个几乎陌生的人要一起孕育一个新生命会是一件尴尬的事,没想到相处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周末,本来约好去医院产检,叶修临时有事迟到了一个小时,开车到苏沐秋住的小区时看见人正蹲在小区大门口的花坛边跟一个小男孩玩卡牌。

叶修推开车门走下去,稍微走近一点就听到苏沐秋洋洋得意的声音:“怎么样?服了吧?”

小孩子一脸不服气地把手里的牌丢给他,哼了一声:“以大欺小!”说完对他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

“小鬼。”苏沐秋哼笑一声,拍拍裤腿站起身来。

叶修见状下意识地伸手扶了他一把,苏沐秋乐了:“现在才三个月,没那么脆弱。”

 “……午饭吃了吗?”

“都几点了,早吃了。你事办好了?”

“没。”

“啊?”苏沐秋讶异,“那你还来?不是跟你说过没空的话我自己去也可以吗,不用特地为了陪我去挤时间。”

这段时间的产检叶修都会陪他去,说过好几次不用陪这个人也当耳旁风。

两个人上了车,叶修丢了张毯子给他,发动车子,目视前方:“闭嘴,睡觉。”

苏沐秋哼了一声,也没有再跟他废话,捞过后座专门为他准备的颈枕戴上,盖好毯子,准备趁着路上半个小时睡一觉。

怀孕之后他会晕车,这可能就是叶修坚持陪他产检的原因吧。

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向上翘了翘,他闭上眼睛开始小憩。


苏沐秋进去检查以后叶修帮他接了个电话,是他妹妹打来问情况的。

苏家妹妹名叫苏沐橙,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在读高中,平时住校,只有周末会回来。对于自己跟他哥哥的事,小姑娘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并没有多问,十分的体贴。

苏家兄妹是孤儿,后来被人领养,过了一段还算安稳的童年。本来以为生活会这么平淡地过下去,没想到一年前他们养父替人担保失败后夫妻俩双双出车祸去世,只留下一屁股债给两个孩子。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上他们家门口泼红油漆,催着他们还债。叶修跟他们认识一个月,已经碰到过两次高利贷上门催债的情况了。从苏沐秋偶尔的只言片语中,他发现自己跟对方的初次相遇,好像也与这笔欠款有关。

苏沐秋本来今年应该去上大学,由于家里的变故放弃了,转而积极寻找各种可以赚钱的途径。像是除不尽的杂草,顽强坚韧。

真是个很有趣的人。叶修在心里评价道。


检查完已经三点多了,叶修问他下午有没有事,苏沐秋说没有。

“那跟我去个地方吧,结束后带你去吃饭。”

“去哪儿?”

“反正不会卖了你。”

将车开进嘉世传媒的地下车库,叶修带着他去了吴雪峰的办公室,塞了杯热水放进他手里:“我去找人说点事,你先在这儿坐会儿。”

“你不会真把我卖了吧?”

叶修勾唇,弯下身直视他,抬手戳戳他的额头:“卖你不就变成卖一送一了吗?这买卖太亏,哥不做。”

苏沐秋正打算让他赶紧滚,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吴雪峰看着他俩的动作,站在门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说:“老陶等你很久了。”

叶修直起身子:“那走吧。”

吴雪峰对着苏沐秋友好地笑了笑,跟着叶修一起出去了。


他在办公室里坐了大约一个小时,期间有人来找吴雪峰,见人不在,居然很自来熟地在他身边坐下来,问他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苏沐秋解释说自己不是这个公司的人,只是在这里等人而已。那人装作一脸恍然大悟,又自说自话地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娱乐圈。

苏沐秋愣了愣,摇头:“没有想过。”

“我看你外形不错,在娱乐圈肯定大有可为啊。”十分神棍的口气。

苏沐秋本来挺无语的,听着他画了半天大饼,后来对方说到现在娱乐圈omega很少,平权运动如火如荼,他可以走励志自强的优质omega偶像路线时,他眼睛一亮,终于觉得可以好好聊聊了。


从陶轩办公室出来,叶修去了趟厕所吸烟。吴雪峰忧心忡忡,跟在他身后问真不打算接受老陶推荐的那几个人?

叶修点燃香烟吸了一口:“不要,他想塞进来的这几个人还不如那个还是练习生的邱非。”

吴雪峰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陶轩跟叶修的意见就渐渐相左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问:“办公室里的那个omega……”

“哦,叫苏沐秋。”

“你跟他是?”

叶修瞥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我什么都没以为,还是你来告诉我吧。”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沉默片刻才说:“我跟他一起搞了条人命出来。”

吴雪峰震惊:“???”

“三个月了。”

“?????”

“以后请你喝满月酒啊。”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摁灭烟头丢进垃圾桶,抛下瞪圆了眼睛的吴雪峰率先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看到苏沐秋和人聊得正欢,叶修靠在门框边听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们是在展望未来。

“现在偶像站一次台大概是这个数,”那个经纪人比了个手势,“如果是当红偶像,能拿这个数。”他举起另一只手又比了个手势,然后将两只手推到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不知道从哪里挖出一个计算器在按,啪啪啪一阵响后,沉吟道:“来钱很快啊。”

“那当然!这只是站台推广,代言能拿更多呢!”

两个人聊得太投入,连叶修在门口站着都没发现。

吴雪峰扶着额头揪着那人的衣领想把人拖走,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经济嗷嗷乱叫:“我说真的啊小苏!跟我一起奋斗吧!我会把你变成天王巨星的!”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原本平坦的肚子也渐渐变得大了起来。


预产期在三月,怀孕期间苏沐秋不方便出去工作,没收入,叶修帮他垫付了半年的欠款,收了他的借条。

签字的时候苏沐秋豪气十足,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赖账。叶修无可无不可地点头表示已经了解了他的决心。

周末他陪苏沐秋去参加孕期omega讲座和训练,戴着口罩跟一群alpha一起坐在后面,注视着宽敞的房间中央苏沐秋盘腿闭眼深呼吸,不由轻扬唇角笑了起来。

隔壁的alpha可能太无聊了,没话找话跟他聊天:“你干什么戴口罩啊?”

“有点感冒。”叶修随便扯了个谎。

“你也陪你的omega来?”

好像不太对,苏沐秋算是他的omega吗?但他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喏,那个,我家omega,”alpha指了个方向,“下个月月末生,你们什么时候啊?”

叶修礼节性地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预产期在三月份。”

“也快了啊!还有四个月。”

叶修笑了笑:“是快了。”

有些事大概也要解决一下了。


回去的路上叶修状似无意地提起宝宝的户口问题。

苏沐秋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闻言注视他半晌。

叶修若无其事地问他看什么。

苏沐秋嘿嘿一笑,趁着红灯对着驾驶座上的男人勾了勾手指。

叶修挑眉,顺着他凑过去。

苏沐秋抬手按住他的脖子,贴上他的嘴唇。

隔了六个月的吻,并不陌生。

直到四片唇瓣都被口水濡湿,苏沐秋退开些许,问:“请问叶先生缺不缺个omega啊?”

唇角保持着上扬的弧度,叶先生回答:“我不缺omega,缺你。”


END



标签:修伞
评论(28)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