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二十)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就是谈谈恋爱带带孩子……有点腻,小心雷XD


(二十)


发布会以后是首映礼,叶修跟乔一帆一起提前两天飞去B市。

开始前一天请工作人员吃饭,饭桌上副导演借着酒意调侃怎么不带沐秋来?

叶修笑笑不答,其他人见他的笑意不由又是一阵哄闹。中途去厕所,不小心听见omega专用的那一间传来八卦的声音,本来想着避开,不过听到一个名字,步伐下意识地停住。


“苏沐秋还挺有本事的嘛……”

“居然真的被他套牢了???我本来以为他们只是玩玩的。”

“套牢?我看不见得,你没见刚才副导演提到苏沐秋的时候叶导那表情吗?明显的不屑和嘲弄啊。”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的,他都不接话啊,明显不想提。”

“是吧?”语气里有压抑不住的自得,“上次否认的那么彻底,这次连正式的承认都没有,我看他们长不了。”

“说的也是,叶导这么年轻有为,要什么样的人没有,用得着要他这样的吗,还带个小拖油瓶。”

“而且你不觉得这里面炒作的成分很大吗?配合电影拍摄宣传上映,这一路都在炒他们的秘恋,他们这么一炒,电影的热度上来多快啊,现在网络上同期上档的其他电影还有存在感吗?”

“额……叶修的电影还用那么炒?”

“可能不是叶修要炒吧。”

“咦?”

“笨!这部电影又不止有兴欣一个投资商!”

“烟雨???”

“可能吧。”

“苏沐秋跟烟雨有关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娱乐圈嘛,私底下勾勾搭搭的谁知道呢?”


跑来找导演的乔一帆见叶修站在外面有些奇怪。

叶修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里面原本讨论得兴致勃勃的两个声音立马消失了。

乔一帆看他神色有点不对,没有多问,只是将手机屏幕给他看,是一个未接来电,来电显示是苏沐秋。叶修接过手机,也没有走开,原地直接回拨,响过三四下之后那边接起来。

“爸爸!”

“怎么还没睡?”

“我想起来还没跟你说晚安。”

清澈娇嫩的童音,叶修觉得心情好了点:“沐秋呢?”

“沐秋在旁边等我打完电话。”苏七说,“沐秋催我睡觉了,爸爸晚安,亲亲。”

“晚安,记得盖好被子。”

收了线,叶修将手机还给乔一帆:“我去下洗手间。”

乔一帆有些茫然:“导演你还没上?”

叶修笑了笑:“刚才有场好戏,太精彩了,我听了一会儿。”

乔一帆更加茫然,听戏?

叶修也不管他懂不懂,自顾自地说:“小乔啊,你说有些人脑补能力这么强,干嘛不干脆去写剧本呢?这两年我收不到好剧本,都要自己动手写了。”

“……可能是因为,写剧本不能单纯靠脑补能力?”

他那么认真地回答,倒是让叶修哭笑不得:“你说得对。”

回去以后有人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叶修拉开椅子坐下说:“洗手间的门隔音不太好,我在那里稍微研究了一下。”

有人贼贼地笑着揶揄:“你研究厕所的隔音干嘛?”

“积累生活经验啊!至少现在我知道了那里不是个隐秘的地方,并不适合做隐秘的事,身为一个导演,要时刻关注生活细节啊,这是专业素养。”说得一本正经。

“哦……”众人异口同声,尾音拖得很长,还略微上扬,“隐秘的事哦……”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跟他们以为的根本不在一个频道,鄙视地说:“想什么呢你们?能别满脑子黄色废料吗?”

先叶导演一步回来、刚刚在厕所里干过“隐秘”的事的两个人,尴尬地猛灌水。


首映礼当天叶修是跟楚云秀一起走的红毯,楚女神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挽着他的手笑靥如花,对着受邀媒体挥手打招呼。

被问到有没有预期票房,叶修说你给个数吧。

“九亿?”

叶修点头:“行吧,就这个数。”

主持人被他随便的态度震惊了:“没到怎么办?”

“没到下次继续努力啊,还能怎么办?”

“……”说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那对于这个题材的电影却放在情人节上档,云秀有压力吗?”

楚云秀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只要片子好,不管在哪个档期上映都不会有压力,顺其自然吧。”


除了主创们和主创们邀请来助阵的明星朋友,记者们惊讶的发现韩文清也来了,主持人问韩导今天怎么有空来?

韩文清一身黑白西装,面色平静,言简意赅:“知己知彼。”

大家似乎不怎么敢为难韩导演,让他签过名以后很快放行了。


两个多小时首映礼结束后,烟雨派车送叶修回酒店,乔一帆有些开心,说那些媒体对电影的评价好像很好!

叶修闭着眼睛养神:“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刚刚听到有人夸沐秋哥演的很好!说觉得他退出娱乐圈很可惜……”

“哦?”

“其实我也觉得挺可惜……”

叶修没有再接话,似乎真的睡过去了一样。


第二天起了大早赶早班的飞机回H市,副导演问他怎么这么急?叶修说儿子今天开学。

副导演诧异地说你这后爹当得可真尽职尽责啊。

叶修脚步一顿:“不是后爹,亲的。”

副导演没听明白,什么亲的?

苏七今天开学,十点之前到幼儿园报道就行,飞机不晚点的话应该来得及。

落地八点多一点,先将乔一帆送回工作室,他拐了个弯往家里的方向开。

将车子开进小区,正好看到苏七从公寓大门前的台阶上一格一格跳下来,苏沐秋跟在他后面。

小家伙眼睛很亮,他还没钻出车子就“爸爸爸爸”的喊着跑过来了。叶修接住他抱起来亲了一口:“想我吗?”

“想得睡不着觉。”苏七楼住他的脖子说。

叶修乐了:“真的?”

“真的!”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拆他的台:“昨天澡都没洗好就喊困的是谁?”

把孩子放进后座,苏沐秋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他早饭吃了没。

叶修说在飞机上吃了一点。

苏沐秋点点头,帮苏七检查小书包。

小朋友从后面探过头来:“姑姑已经帮我检查过啦!”

苏沐秋没有理他,还是重新帮他看了一遍。

苏七偷偷戳了戳叶修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沐秋也很想你哦。”

叶修稍稍扬起一边的眉毛:“你怎么知道?”

“我昨晚问他想不想你,他说想!”

叶修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正在认真给儿子检查书包的人,本来就不错的心情有跟窗外的阳光一起升温的趋势。

也凑到儿子耳朵边轻声说:“我知道了,谢谢宝贝。”

“你们在嘀嘀咕咕些什么?”苏沐秋狐疑地问。

苏七缩缩脖子:“我跟爸爸说你也很想他。”

这个小鬼!叶修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怎么这么简单就招供了,太没骨气了吧!

本来以为会嘴硬否认的人眼神闪了闪,将书包的拉链拉好,忿忿地伸出手捏捏儿子的脸:“小叛徒!什么都跟他说你怎么不干脆跟他走好了,以后别叫我爸!”

满脸愤愤地指责完儿子,他扭过头不再理这对父子。

苏七委屈地眨眨眼,望着叶修求助。

安抚地拍了拍儿子的头,叶修笑了笑,拉过他的手在手心挠了挠。

苏沐秋回头瞪他一眼:“干嘛!”

叶修勾勾手指。

“有话就说。”装什么神弄什么鬼,这两父子一个披着人皮的老狐狸一个小白眼狼,没一个好东西。

“好吧,我想问你发情……”期还有多久。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孩子还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等一下万一被问爸爸爸爸发情期是什么,他估计要尴尬死!

被捂住嘴的男人并不反抗,瞳孔里有笑意流泄而出,一只手精准地伸过去捂住小孩的眼,然后将捂在嘴唇上的手掌拿下来,他微微倾身吻住近在咫尺的人。

“哎呀看不到啦!”

儿子的声音在耳边一晃而过。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带着初春阳光的暖意,落在嘴角。

叶修勾起唇角,张口咬住他的唇瓣吮了吮。

趁着人还没反应过来向后退开,他发动车子。

“咦?爸爸你为什么遮我眼睛?”被迫体验了几秒钟黑暗的孩子天真地问。

没有回答苏七的问题,叶修轻轻舔了舔嘴唇:“你吃糖了?”

单纯的孩子以为爸爸是问自己,开心地说:“吃了呀!我跟沐秋都吃了,奶糖,很甜!”

叶修瞟了一眼耳垂泛红的人,笑着同意:“是很甜。”

“爸爸你要吗?”苏七从兜里摸出从家里带来的糖递给他,大红色的旺仔牛奶糖。

叶导演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很干脆地拒绝:“不用,爸爸现在在开车,不方便。”

“哦……”小脑袋瓜有点不明白开车为什么会不方便吃糖,但还是乖乖地收回手。

“给我。”苏沐秋对着他摊手。

苏七以为他要吃,将糖放到他爸的手心,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不能吃太多哦,牙齿会痛痛。”

苏沐秋剥开糖纸,把糖塞到叶修嘴里:“不方便说一声就好,我帮你啊,这么客气干什么?”

黏腻的甜味在口腔里扩散开来,叶修苦着脸囫囵咬了几口吞了下去。

苏沐秋嘿嘿一笑:“跟我斗,小样。”说着给自己也剥了一颗扔进嘴里,顺便教训儿子背着他偷偷带糖,蛀牙了不要找他哭。

苏七扁了扁嘴,捏着自己的小手指哼哼唧唧地说这是给欢欢和涛涛带的……现在都被你们吃掉了……


*

①路人对话中的“表情里有明显的不屑和嘲弄”来自一个帖子里“眼神里有明显的不屑和嘲弄”,具体什么帖子就不说了……

②首映礼有参考几个首映礼视频



标签:修伞
评论(22)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