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十七)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雷哇!


(十七)


陈果正焦头烂额地应付打到工作室来的媒体电话。

“对不起无可奉告。”

“叶导不在我们正在忙。”

“春节快乐,暂时无可奉告。”

“情况我们会核实。”

“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

各种各样的借口到后来直接能脱口而出,她瞪着又响起来的电话,简直想把电话线拔掉。

“叶修呢!?”又挂掉一个电话,她咬牙问道。

乔一帆回答她:“刚刚喻老师打电话过来,导演去接电话了。”

“为什么全国人民都在放假的今天我要在这里接电话??”陈果趴到办公桌上,“我能不能不接电话了?”

“应该可以吧……”乔一帆说,“反正今天放假。”

陈果把头埋进手臂里:“老魏什么时候回来?”

“魏老板说下午两点的飞机,到这边应该晚上了。”

“要他有什么用!”她捶了捶桌,一抬头看见害她假期泡汤的罪魁祸首匆匆推门而入,立马开口,“你跑哪儿去了!到底怎么处理给个准话啊。”

叶修将手机抛给乔一帆,头也不回地又走了,只留下一句不否认,其他随便。

乔一帆后知后觉,跟着他跑出去:“不能去外面!”

随手架上墨镜,叶修步出工作室所在的大楼,往停车场的路上有一堆记者在蹲守,一见到他跟苍蝇见到肉一样一拥而上,将他团团围住。

“请问叶导,您跟苏沐秋的恋情是真的吗?”

“对于视频中的内容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为什么上一次会否认?”

乔一帆躲过一支支话筒和长枪短炮挤到叶修身边:“不好意思,无可奉告,请让一让,请让一让,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然而眼冒青光的记者们眼里只有叶修。

“对于无敌小狗仔您有什么评价?”

“请问苏沐秋有孩子您不介意吗?”

“对于上一次强势否认,这一次爆出这样的视频,您觉得您是否应该对公众有所交代?”

一直闭口不言埋头往前的叶修突然顿住脚步,拥着他的记者们不自觉地也停住。

叶修侧了侧头:“需要交代什么?”

记者们安静了下来,屏息等待他下面的话。

“上一次我没发现自己喜欢他,现在我喜欢上他了,这么简单的事还要交代?”


放下吴雪峰打过来的电话,苏沐秋有点讪讪。

那些记者联系不上他,居然去找他的前经纪人,也真是费尽心机……

一回头对上两双担忧的眼睛,他笑了笑,给两个人都摸了摸头,他说:“饿了吗?”

“还好……”苏沐橙抱着苏七跟他一起进了厨房。

苏沐秋从冰箱里拿出饺子,从昨晚到早上发生的事都太突然,他甚至忘了吴雪峰有送过饺子来。

“哥……”苏沐橙欲言又止。

苏沐秋盯着锅里的水:“怎么了?”

“你……跟叶修……”

她哥抓了抓头发:“能不回答吗?”

“……”

回忆起昨晚的情况,他有点苦恼地说:“我也有点搞不懂……”


“所以,你都没感觉我在追你吗?”


有感觉才有鬼嘞。

他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叶修当时莫名其妙请他去吃一顿饭到底是什么意思,敢情叶导演以为请人吃顿饭就是追人了?

唇上酥麻的感觉又袭上心头,他咬了咬下唇,将饺子倒进锅里。


门铃响了,他眉头一跳:“妈蛋!那些狗仔该不会找上门了吧?”

“爸爸说脏话!”

苏沐秋干咳两声,捏捏儿子的小耳朵:“没听到,你没听到。”

他让苏沐橙看着火,自己去玄关开门。

虽然他们这一片小区跟一般大明星住的高级住宅区还差几个档次,不过保全也不是请好玩的,应该不会让那些记者混上来吧?

他从猫眼往外瞄了瞄,瞄见门外那个人的时候简直比记者找上门还惊悚,他开门把人扯进来,压低声音骂道:“你不要命了?!这个时候不躲好还满大街乱窜?”

叶修被他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说得怔了一下。

“你傻了啊?”苏沐秋见他沉默着不说话不由有些奇怪。

“苏七是不是我的孩子?”

苏沐秋愣了愣。

他不回话,叶修也不逼问,只是默默地对峙。

“叶叔叔!”

天真烂漫的声音,叶修循声望去,从厨房里出来女孩神情复杂,手上还牵着一个小拖油瓶。

明明是已经听习惯了的称呼,此刻却显得格外刺耳。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走过去在苏七面前蹲下身来,对着孩子扯出一个笑:“午饭还没吃吗?”

“是呀,沐秋在煮饺子!”

他摸了摸苏七的后脑勺,手指有些颤抖:“我跟你爸爸有事要说,你跟姑姑先吃。”

苏七眨眨眼:“那不要太久,爸爸也还没吃。”

“好。”他望着孩子稚嫩的脸蛋,将人搂进怀里拍了拍,“很快就出来。”

站直身体,他直视苏沐秋:“有可以说话的地方吗?”

苏沐秋抿抿唇,越过他往自己的房间走。


这是叶修第一次进他的房间,虽然在苏家留宿过好几次,但今天以前,他一次也没有进入过这间卧房。

一踏入房间,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香气缓慢地缠绕上他,隐隐约约地漂浮在他的鼻端。

即使开着窗,也掩饰不了某些经年累月留下的痕迹。

苏沐秋从来不吝啬用抑制剂,每次出现在人前必然会将身体上omega的信息素掩盖干净,这是他认识他几个月以来,第一次那么清晰地闻到,这个人的味道。

随手关上门,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他顺便将门落了锁。

半晌无声。

苏沐秋张了张嘴,完全不知道从哪一句说起。

叶修此刻反而不太急了,这一刻他几乎已经笃定,外面那个是他的种,里面这个,就是那个六年前偷偷跑路的混蛋。他甚至还有闲心打量这个房间,窗台上放着几盆小仙人球,书桌上有一台正在运行的笔记本电脑,桌面背景是苏沐秋跟苏七的合照,里面的苏七大概比现在小一点,正在亲他爸的脸颊,而那个被亲的人,嘴角抿出一抹笑意,眉眼弯弯,一只手护着儿子的后脑勺,一只手对着镜头比了V。目光在那张照片上停留了一会儿,他有些不舍地移开视线,床头柜上放着苏家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还有苏七的单人照。

这个房间,这个家,没有一丝属于他的痕迹。

叶修自嘲地勾了勾唇。

忽然间全身僵了僵,他抬脚走了两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纸。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叶修


捏着那张纸,在床沿上坐下来,他终于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沐秋闭了闭眼:“要怎么告诉你?”不等叶修回答,他继续说,“跟你说,叶导演,我给你生了个儿子,你看看是要还是不要?你不当我是神经病?”

“那后来呢?就算一开始不能说,这几个月里,你有那么多机会,为什么不说?”

“强行买一送一你要吗?”被他这么一质问,苏沐秋也有点生气,口气不由冲了些。

“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要?”

“我没有认为你不要,我只是不知道你要不要!”差别很大好不好!不要乱扣帽子!

叶修捏了捏额角:“你过来。”

“……做什么?”难不成要打他?

“过来!”

苏沐秋见他克制般的深呼吸了一次,脚步犹豫着走过去:“打架你不一定打得过我啊我告诉你……”当初那个姓李的人渣可是被他踹到差不多断子绝孙。

话音未落,快要被他气昏头的男人一把扯过他的手腕,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吻了下去。 

比起昨晚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这一次吻得有些急促,不再只是单纯的两唇相贴,叶修伸出舌尖,强硬地挤入他的齿关。

苏沐秋被他吻得发懵,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扭头躲过他的唇,喘了口气愤然道:“你干嘛!?”

叶修撑起手臂看着他:“告诉你我到底要不要。”

苏沐秋愣了一下,叶修重新俯下身,将他因为侧过头而暴露在他视线中的耳垂含入口中。湿热的吻沿着脸部清秀的线条重新回到嘴唇,一只手从方才挣扎间略有些翻卷的衣服下摆探入,抚摸上他细腻光滑的腰部肌肤。

略有些冷的手指凉得他抖了抖,腰身被轻轻捏了捏,修长的手指抚摸过的地方泛起一阵战栗。

不像刚才那么急促,他吻得有点温柔,放慢了步调,似乎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地试探。

苏沐秋迟疑着抬起手臂,搂住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的脖子,微微扬起头,回应他的吻。  


“哥哥,有你的电话。”

房门突然被敲了三下,妹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叶修将唇印上他的锁骨,轻轻咬了咬。

苏沐秋稍微推了推他:“喂……”

“嗯?”

“起来,电话……”

“啧。”意犹未尽的男人起身重新坐回床沿。


苏沐秋出去接电话,叶修拿过床头柜上的全家福,这里的苏七比电脑桌面上的那张看上去还要小,斜戴着一顶红色的鸭舌帽,穿着很帅气,被苏沐秋抱在手里,他不自觉地放柔了目光,指腹轻轻抚过照片上的两个人。

余光瞥见门口有人在探头探脑,他笑了笑,将照片放回原位,对着小家伙招招手。

苏七开心地跑过去,趴在他的腿上说:“你跟爸爸说完话啦?”

叶修将他抱到自己膝盖上坐着:“说完了,你呢,饺子吃完了吗?”

“吃完啦!我跟姑姑给爸爸剩了好多个!”他突然想起来,抬头看着叶修,“叶叔叔你要吃吗?”

“都可以。”叶修用手指理了理他的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说:“你还记不记得,沐秋以前跟你说,叶叔叔是你妈妈的事?”

“记得呀!”

“那如果我说,虽然叶叔叔不是你的妈妈,但是是你的爸爸,苏七会愿意接受我吗?”

苏七睁大眼睛望着他的叶叔叔,半晌,小声地说:“新年,已经过去很久啦……”

他心疼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不是新年愿望,是真的爸爸,就像欢欢和她的爸爸妈妈,我和沐秋跟苏七的关系,跟他们是一样的。”

“所以……”苏七眨了眨眼,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浮起了一层水光,“所以沐秋不是骗我的?”

叶修张了张嘴,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硬,他缓了一会儿,尽力对着孩子扬起唇角:“沐秋骗了你,他骗你说叶叔叔是苏七的妈妈,但是叶叔叔不是苏七的妈妈,是苏七的爸爸。”

“真、真的吗?不是新年愿望吗?”

他伸手将孩子落下来的眼泪擦掉,心脏酸软到隐隐有些发疼:“你刚刚也说过,新年已经过去很久了。”抬眼望见打完电话的苏沐秋,“苏七如果不相信的话,问问沐秋好不好?”

苏七从他腿上爬下来,闷头冲过去抱住苏沐秋的腿。

将孩子抱起来,苏沐秋拍了拍他的屁股:“这么大了还撒娇啊?”

孩子擦了擦眼泪,用还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刚刚叶叔叔说,他是我的爸爸,是真的吗?”

苏沐秋看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背对着他们微微仰头站着,一只手按在书桌桌面上,另一只手按在眼睛上。

他将儿子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你自己觉得是真的吗?”

埋在他颈窝里的那颗小脑袋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

苏沐秋揉着他柔软的脖子,说:“那不就行了?”他把孩子放下来,轻轻推了推他。

叶修深吸了几口气,蹲下身来对着他张开双臂。苏七扁了扁嘴,又有眼泪掉下来:“你、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你觉得是吗?”叶修温柔地看着他,眼眶有点红。

孩子终于迈开腿,犹豫着走了两步以后跑起来,扑进叶修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哭了起来:“把拔呜……我好想你……”

“爸爸……也很想你,”声音哽了一下,他收紧手臂抱住怀里小小的身子,“对不起,宝贝……”


小孩子一哭起来就有点收不住,还是他自己哭累了,倒在叶修怀里睡着了。

苏沐秋拧了条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小鬼最后哭到打嗝,大概把中午吃进去的能量都哭光了。

叶修把孩子抱回他自己的房间,出来后发现苏沐秋跟他妹妹在阳台上说话。

客厅里的座机响起来,他看了看正在阳台上的两兄妹,将电话接起来。

“沐秋吗???叶修有没有在你那里??”

电话里的声音很熟悉,叶修应道:“怎么了?”

那边静默了一下,然后对方愤怒地吼道:“你又给我跑哪里去了!又上头条了你知道吗?!”

叶修将话筒拿远了一些,等那边吼完了,他才说:“挺好的啊,电影半个月以后上,刚好炒炒热度。”

陈果吸了口气,状似冷静地问:“承认恋情对吗?”

“嗯。”

“老魏上飞机前让我先问清楚你们交往的时间线,至少要把‘上一回否认是在撒谎’的黑点抹掉。”

叶修诚实地说:“应该是一个小时前刚刚开始交往吧。”

但是有一个虚岁六岁、今年三月七号以后周岁就满五岁了的儿子。

他还在考虑这句话要不要说,“啪”地一声,对面挂掉了电话。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苏沐秋和苏沐橙走到客厅,苏沐橙对着叶修笑了笑,叶修回了她一个笑。

眼眶红红的姑娘拍了拍脸,说先回房睡个午觉,体贴地把空间让给他们。

苏沐秋拿着抹布在餐桌上擦来擦去,一句话不说。

叶修乐了,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孩子敢偷生,话不敢跟我说?” 

苏沐秋回头瞪他:“什么偷生,我是光明正大的生的好吗?”户口都上的好好的,偷生你妹!

“哦。”他没什么诚意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你瞒着我偷生的事?”

苏沐秋挣开他,盘腿坐到沙发上:“你这人有没有意思的啊?”

叶修笑了笑,转身靠坐在餐桌旁:“被人提醒了一下。”

“提醒?”语气很疑惑,“我没有告诉过别人这件事啊,谁提醒你的?”

“嗯……”叶修沉吟,“一个……大概是想要红包的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不说拉倒。”

他拿过自己的手机开始看,午后安谧地阳光静静地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叶修将目光从地板上浮动的光影转移到沙发上的那个人身上,想起曾经,也是在这里,这个人告诉他——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生下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怀他的那段时间,是我过得……过得最困难的时候,我甚至一开始是想要打掉他的。”

  

内心一动,不知道是苦多一点还是甜多一点,他将手机从那人手中抽出来,苏沐秋微微仰头抬眸,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他只是俯下身,在他的唇角落下一个吻。


-


小剧场


网友交流区


主题:阅读理解!“上一次我没发现自己喜欢他,现在我喜欢上他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LZ

上一次我没发现自己喜欢他,是上一次没喜欢他的意思,还是上一次已经喜欢上了但是自己没发现的意思?

这么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



*

明天有事,大概不能更新=3=

后天见


标签:修伞
评论(49)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