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十六)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真的雷……

还是有点点喻黄


(十六)

  

“苏沐橙!你在里面种蘑菇啊?”

苏沐秋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苏沐橙深吸了口气,扭头应了一声:“我还在找,床头柜里没有。”

“没有吗?那你看看衣柜最下层的抽屉里有没有。”

她将地上的杂志报纸整理好放回去,又深呼吸了两次才去翻衣柜下面的抽屉,拿出挂画,她对着外面喊:“有了。”

拿着东西走出房间,苏七蹦过来:“姑姑给我,给我给我。”

她笑了笑,把挂画放进他手里,余光瞥到苏七身后的人,不由有些慌乱:“我去厨房帮我哥。”

“好……”叶修见她急匆匆地进了厨房,觉得有点奇怪,于是随口问苏七,“你姑姑怎么了?”

“咦?”苏七抬头,“怎么啦?”

叶修收回目光,蹲下身帮他拆掉塑料袋:“没怎么,这张要贴哪里?”

苏七环视一圈:“贴爸爸的房门上!”


一顿年夜饭吃了一个多小时,苏家没有人喝酒,叶修也不喝,三个人加一个小孩干掉了一瓶大瓶装的可乐。

苏沐秋开了电视,虽然春晚年年被人吐槽,不过他们家还是习惯性地每年都看。苏七盯着电视里的吉祥物说好丑哦,苏沐秋在给他剥橙子,抽空瞄了一眼,说知足吧,明年说不定更丑。

小孩子没有那个精力守岁,苏沐秋扛着他去洗澡,浴霸全开,客厅和房间也都开好了暖气。苏七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又糊了他爸一脸水:“爸爸今晚是不是有压岁钱呀,我明天就六岁啦!”

苏沐秋脱掉外套,只剩一件米白色的针织衫,挽起袖子给他洗头发:“安静点,再动我揍你啊。”

苏七哼哼两声,对于他爸口头上的威胁虽然早就不害怕了,但还是乖乖安静了下来,捏着浮在水面上的黄色小鸭子。

叶修靠在门边,苏沐秋的头发被打湿了一点,乌黑的发丝湿漉漉的,显得那张脸格外白。

窗外有零星鞭炮的声响,电视里的主持人用喜气洋洋的语气说着吉祥话。

抱着裹着大浴巾的苏七回房,叶修问:“冷不冷?”

苏七哆嗦了两下:“冷,叶叔叔快快快!”

叶修手上动作加快,拿过一旁的睡衣帮他换上。

苏沐秋帮他把头发吹干,把人塞进被窝里,变魔术一样变出一个红包:“给。”

苏七从被子里抽出手接过来:“谢谢爸爸。”然后在他爸的脸颊上响亮地“啵”了一下。

抬起头让他爸把红包放在枕头底下垫着,他闭上眼睛。

好不容易把小祖宗哄睡着,他关好门走出房间。

“睡了吗?”苏沐橙问。

“睡了,”苏沐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你也赶紧去洗澡,早点睡。”

苏沐橙应了一声,回房洗澡去了。

春晚还在继续,叶修看得还挺认真的,苏沐秋跟着瞅了两眼,一个无聊的小品:“好看?”

叶修目不转睛:“不好看。”

苏沐秋无语:“那你看得那么认真?”

“反正都坐在这儿了。”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叶修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吴雪峰。身边的人接起来,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苏沐秋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说那麻烦你了,替我谢谢你妈。

挂了电话他拎过一旁的外套穿上,叶修见状挑了挑眉:“要出门?”

“嗯,老吴要送饺子来。”

“这么晚了送饺子?”语气有点不解。

“吴奶奶一定要他送过来。”苏沐秋有点无奈,“说今晚送过来明天早上可以吃。”

叶修“哦”了一声。

苏沐秋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捞过钥匙出门。

人走了。

叶修看了会儿电视,起身走到阳台上。除夕夜的小区不跟平时一样安静,有家长带着小孩在外面放鞭炮,噼里啪啦一阵响以后又安静了。过了大约十分钟,一辆黑色的车驶进小区,在他们那幢楼前停下来,车里的人没有下来,裹着外套的苏沐秋跑过去,从摇下的车窗里接过袋子,没说两句话,他看到苏沐秋又小跑回了公寓。

他没有回屋里,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体会到这种不上不下的心情。

他有点摸不准苏沐秋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有时候觉得他离他很近,有时候又觉得很远。

若即若离。

这四个字大概能够比较精准地形容出他现在的感受。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正好抽完一根烟。回到客厅,刚刚回来的人正站在冰箱前。

“站这儿干什么呢?”苏沐秋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苏沐秋。”

“干嘛?”

“我是不是以前在哪儿见过你?”

“??”他回身,怎么又是这句话?

“你以前说过,这是泡妞把妹时专门用来搭讪的话。”

苏沐秋微微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

“所以,”叶修叹了口气,“你都没感觉我在追你吗?”


喻文州起了个大早,大年初一天气不错,他给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浇了点水,打算去下几个汤圆。

卧室里的黄少天“我靠!”了一声,他一边想着少天今天醒得真早一边往厨房去。还没等他从速冻箱里拿出汤圆,黄少天扑到他背上说靠靠靠你快看!

喻文州被他扑得踉跄了一步,定了定神看着他凑上来的手机。


是一个视频,从进度条看已经放过小一半了,视频里的叶修戴着口罩,正跟苏沐秋从车上下来一起走进公寓。背景声音应该是跟拍的狗仔的解说,跟黄少天一样靠了两三声,说真的一起进去了!真的要一起过除夕?!

接下来是叶修陪一个小孩子贴“福”,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一些画面,可能是从他们对面的那栋公寓里找角度拍的。天色暗下来,一个女生过来拉上了窗帘,从后期字幕上看,跟拍的狗仔蹲守了好几个小时以后,窗帘终于再一次被拉开,画面里的叶修走到阳台上抽了根烟,抽完以后他回到客厅,苏沐秋正在冰箱前干些什么,叶修站在他背后,他们似乎说了几句话,苏沐秋连冰箱门都忘了关,转过身面对叶修,接着——喻文州露出惊讶的表情——叶修上前一步,亲了他一下。

拍摄视频的狗仔大概心情特别激动,脏话都冒出来的:“操!!这一趟真他妈值了!”


退出视频界面,喻文州看到微博的正文。


@无敌小狗仔:

【《无敌小狗仔》#大年初一见#】连夜赶工出来的春节礼物,希望每一个看到视频的人阖家欢乐,五福临门[嘻嘻]顺便让小狗仔带一下话题#叶修苏沐秋秘恋#,忘记上一集剧情的走这里→O无敌小狗仔[嘻嘻]


还截了视频当中的九张图贴上去,按照时间顺序,最后一张赫然正是叶修吻上苏沐秋图片。


“大年初一啊!”黄少天惊叹,“这也太劲爆了,他们上次不还否认了吗?”

昨晚拍到的视频,今天早上八点钟放上来,真的如微博上说的一样,连夜赶工出来的“春节礼物”,甚至连公关的时间都不给。

“这些狗仔……大概跟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不然应该不可能那么快找到正好对着苏沐秋家客厅的拍摄角度。

“不知道老叶这次打算怎么处理,铁证如山啊。最重要的是上一次他们否认了,这次这样……活脱脱打脸啊。”

喻文州点开九宫格中的最后一张图片:“上一次他们可能真的没什么……”他突兀的住了嘴,盯着手机中的图片皱了皱眉。

“怎么了?”黄少天见他表情有异,凑过去看了看。

“我……大概想起来,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他用手指磨了磨手机的外壳,“苏沐秋……是不是有个儿子?”

“有啊。”这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

“知道几岁吗?”

黄少天想了想:“我不太清楚,你问这个干嘛?”

“只是……感觉。”

黄少天满脸迷惑:“什么感觉,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

喻文州笑了笑:“先吃早饭吧,汤圆行吗?”

“你早就决定今天早上吃汤圆了吧?”黄少天跟着他一起走进厨房,“还装得要跟我商量一样。”


直到吃过午饭,喻文州才给乔一帆打了个电话,四个多小时,应该够这些人从家里赶回兴欣了。乔一帆将手机交给叶修,对面的叶导演上来就问:“什么事?”

“还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

还是一副懒散的口气,喻文州微微一笑:“这次应该不那么好解决。”

“那就不解决呗。”反正他这次也没打算否认,“你专门打电话来问八卦的?”

“不是,我只是刚刚想起来一些事。”

“想起什么?”叶修难得猜不透他要干什么,“你还欠我钱没还?”

“我没跟你借过钱。”喻文州好脾气地澄清。

叶修“啧”了一声:“有事赶紧说,我很忙啊。”

“我想起以前在哪里见过苏沐秋了。”

对面安静了下来。

喻文州笑起来:“既然你很忙,那我挂了。”

“等等!”他似乎是站起来走到了别的地方,“现在不忙了,你说吧。”

“六年前你得荣耀最佳导演奖的第二天,魏部长让我去看看你怎么样了……”其实原话是让他去看看姓叶的还活没活着,“我上楼以后,看到苏沐秋在你的房门前。”

“……”叶修有点愣,对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但是组合起来,他却不怎么明白。

六年前,苏沐秋在他房门前。

什么意思?

“那时候只是看了一眼,他很快走了,我没有多想,以为他只是偶然经过。”当时只是急匆匆的一眼,他完全没放在心上,也没细想,直到之前看到他跟叶修坐在一起,才隐隐记起,他似乎在一个跟叶修有关的地方见过他,“当然,他可能确实只是偶然经过。”

电话那端半晌无声,喻文州没有再说其他的话,毕竟那只是他自己的直觉,并不能用来当证据。但是娱乐圈待久了,一些事情看得多了,会比较容易联想发散。就像有时候,两个原本毫无交集、大众也完全不会把他们想到一起去的人,突然某天被爆料在一起了,那十有八九是真的在一起了。而叶修跟苏沐秋,两次被爆料秘恋,现在又被自己想起,六年之前两个人似乎有过的交集,那么多半,里面还会有更加复杂的牵扯。


挂断电话,叶修还是没有回神,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

他抽了一口,渐渐冷静下来。

六年前的事,除了一些对他来说有重要意义的,其他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那年叶修凭借《一叶之秋》这部电影第一次获得荣耀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奖,魏琛是颁奖典礼的主持人。黄少天跟喻文州那会儿还年轻,是台里的新苗子,被魏琛带过去长长见识,结束以后跟着一起去了叶导演的庆功宴。

庆功宴上,剧组工作人员都很开心,叶修被灌了几口酒,没醉,但脑袋磕在墙上一副难受的模样,黄少天也是在那回知道了叶修酒量很不好,从此以后常常拿这件事亏他。

魏琛也喝大了,熏熏然的嘴上没了把门,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嗓门却很大,问叶导演有没有潜规则过,叶修大概是头痛,皱着眉回他哥往那一站还能驱邪呢,潜规则个鬼。

后来不知怎么谁开玩笑说到今天金榜题名之喜叶导算是体会过了,要不要顺道把洞房花烛夜也给体会了?然后有些在娱乐圈混久了的人精自作聪明地把经理找来,让他给找个发情期的omega来,经理脸上堆着笑,说我们这儿不干这个。

叶修头疼,隐隐听到,打起精神说搞什么呢,不用。

然而那人诚心想巴结,当时叶导演“洁身自好”的名声还没传开,在圈子里见惯了某些场景,权当叶修只是矜持,嘴上说好好好不用不用,私底下把经理拉到外面说道了半天,还心意十足地塞了点钱过去,经理无奈,只好说试试看,不一定找得到。

后来他被人搬到酒店楼上的房间,睡了很久,意识迷蒙间听到门开的声音,有人被推了进来。

门外一阵喧闹,好像有人在喊什么赶紧找,他跑不远……

脑袋还很重,他从床上坐起来,一阵omega的信息素在房内涌动,香气扑鼻而来,缓缓缠绕上他。他看不清靠坐在房门边的那个omega,想起之前饭桌上的调侃,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本来想把人送医院去,但他要他帮他,只有月光的黑暗房间里,他望着那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心软了……把人抱上床,褪下他的衣服,跟来敲门的凶神恶煞的人说他男朋友发情了请不要打扰……

后来的事……他其实记不太清,黑暗加上酒精加上信息素,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第二天醒来身边没有人,他按着脑袋想是不是一场春梦,因为房间里甚至没有一点另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连内裤上那层可疑的乳白色痕迹,都像极了他春梦之后遗留下来的。

之后问会所经理,经理说他并没有去找,甚至早上已经把钱退还给昨晚给钱的那位先生了。又去问了保安,昨晚酒店里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好像半夜听到外面有人在吵,保安一脸真诚地说我们会所的保全系统十分完善,必然不会有恶性事件发生。

他暗自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心想应该只是一场春梦吧。

后来的一两年里,他有时候会断断续续梦到那个“春梦”里的场景,疑惑它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个梦,然后慢慢的,记忆淡化,他不再做梦,连这件事,也很久没有想起过了。


一根香烟燃尽,他慢慢呼出一口气,将乔一帆的手机打开,在网上搜了搜苏沐秋。

差不多是四年多以前出道的,出道的时候就有一个儿子了,孩子的信息网上并没有,苏沐秋将他保护的很好。


“姑姑说我是三月七号生的,所以叫做苏七。”

 

苏七现在六岁,他算了算日子,似乎不太对。

把手机握在手里转了转,他的表情有点沉,六岁,那应该是七年前怀孕的,跟他第一次得奖的时间差得有点远。

所以喻文州那时候在酒店的房间门口看到他,应该只是一个偶然吧……果然春梦也只是春梦而已。

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落,他顺手点开微博,输入苏沐秋。拜他所赐,苏沐秋在退出娱乐圈好几个月以后又上了热搜,没有去看热搜下的评论,他直接点进他的微博,一条一条往下看。

最上面一条是几个月前他发的澄清,说跟叶修没有关系,让大家不要再刷那个乱起八糟的话题了。翻过无数条的宣传转发,终于让他找到了几年前的一些微博。

那时候苏沐秋还会稍微发点心情,比如开工,还有一些节日的祝贺,不怎么多,不过至少是原创微博,不跟后来一样每条都只有“转发微博”四个字。

他慢慢地翻,慢慢地看,仿佛跟着他一起在那些时光里倒着走。


@苏沐秋:

一周岁快乐


还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只小手,真的很小,自然地握成一个小拳头。

一周岁时候的苏七,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叶修看了很久,不禁笑了笑,正打算继续往下翻,他猛然怔了怔,盯着那个时间愣愣出神。

周岁……

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天气很好,兴欣工作室大楼底下有小孩子在踢皮球,远远望去仿佛是两只小小的蚂蚁。


“沐秋说叶叔叔是男生,不能当我妈妈,那可以当我爸爸吗?一天就好。”

“明天醒过来,你就变回叶叔叔了。”


“我和苏七的爸爸,跟这部电视剧完全不一样,所以也谈不上感同身受。”

“我……很感谢他。”


“……抱歉,我也没谈过。”


他突然想起来,楚烟的戏份杀青那天,在那个湖边,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叶修。”

“谢谢你。”


太阳光晒在人身上很温暖,带着即将复苏的春的气息。

可是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全身都在发冷。

良久,他缓缓抬起一只手挡住半张脸,拿着手机的手隐隐有些发抖。


*

周岁和虚岁那个算了好几遍,尽力了orz应该没错……吧

标签:修伞
评论(54)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