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十五)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有点点喻黄


(十五)


正式录影在第二天,下午用来彩排过流程。楚云秀跟饰演女二号的烟雨新人舒可怡一起来。

苏沐秋坐在台下,打了个哈欠。

《快乐连连看》的内景主持人有五个,加上一个专门主持外景的,一共是六个。其中尤以黄少天话最多,带动现场气氛的功力深厚,站在中间的喻文州不像黄少天那么活跃,但他负责穿针引线,节目里需要煽情的时候也是他上,往往把观众说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而他本人还是那副温雅如玉的模样。

这个节目已经有好几年了,当初还是魏琛把这个节目一手带起来,后来也不知道是节目形式有问题还是其他原因,收视率下降,差点被停掉。刚好那个时候他们电视台举办了一个主持人选拔比赛,喻文州以跟第四名微弱的差距获得了季军。然而喻文州的主持风格比较正经,擅长控场煲鸡汤,制造笑点和梗的能力却弱了点。那会儿谈话类节目暂时没有空位,台里的领导略一思索,反正是一个快要被砍掉的节目,干脆剑走偏锋,实验性地把他跟黄少天拎到一起主持《快乐连连看》,节目大换血。其实喻文州的风格不太适合主持综艺,当年很多人不看好,不过这么多年来他跟黄少天一动一静,一个抛梗一个接,居然真的把这个节目撑了下来。


五点多的时候彩排结束,黄少天做东请他们吃饭,苏沐秋跟乔一帆没有过去,两个人提前去了酒店。

晚上十一点钟苏沐秋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让他去接一下叶修,叶导演喝了点酒。

他也没去想为什么对方不打电话给乔一帆,换了衣服拦了辆出租车赶过去。

叶修并没有喝醉,大概只是抿了几口,眉目间有些许醉意,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

苏沐秋把他塞进黄少天开过来的车里,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麻烦你了,黄少。”

“不用不用,是我逼他喝的嘛,哈哈哈,话说老叶的酒量怎么一点都没进步啊,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还是这样,这么没用还当什么导演啊,难不成他杀青宴庆功宴什么的都不喝?那也太扫兴了吧。”

“闭嘴。”后座的叶修靠在椅背上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黄少天怎么可能听他的话,继续说:“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啊,凭什么,刚才真心话大冒险你怎么耍我的忘了吗?呵呵呵呵呵。”

叶修眉头一皱,一歪头,靠到身边人的肩膀上:“那个话唠好烦,想个办法把他的嘴堵上。”

苏沐秋眼观鼻鼻观心,懒得理他。

黄少天稍微念叨了几句以后就闭嘴了,车厢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靠在他肩上的男人呼吸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颈项间,搞得他意识有些不能集中。

定了定神,抬眼发现后视镜里喻文州打量的目光,他愣了愣。 

喻文州也不在意被他发现,微微一笑,开口道:“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喂喂喂你几个意思啊……”一直闭目养神的叶修突然抬起头说。

苏沐秋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抬手把他糊回自己的肩膀上靠着:“闭嘴,休息!”然后诚意十足地思索了半晌,说:“大概什么时候在电视上瞄到过?”

喻文州想了想,摇头:“好像不是,比那更早。”

“……那可能是你记错了吧。”他不记得自己出道前有见过喻文州。

黄少天抽空瞄了一眼隔壁的人,喻文州回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


苏沐秋扶着叶修回房。

叶导演脚步有些飘,一条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苏沐秋咬了咬牙,刷了房卡进门,把他扔到床上,呼出一口气:“重死了。”

他从叶修的行李里找出一次性毛巾,去浴室用热水拧了拧,回来给他擦脸。醉酒的人脸色潮红,眉宇微微蹙起,看样子很不舒服。

苏沐秋撇了撇嘴:“知道不能喝酒还喝,活该!”他嘴上这么说,手上的动作却放轻了不少。

帮他把鞋脱了,再费了一番功夫把人在床上安顿好,苏沐秋抹了抹额头,大冬天的他居然都出汗了,某位大导演倒是眼睛一闭睡得不省人事。

在床沿坐下来,苏沐秋伸手戳了戳他还发红的脸:“你儿子都比你好伺候。”凝眸注视了他一会儿,他慢慢俯下身,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碰了碰,“晚安。”


红灯了,黄少天踩下刹车,转头盯着身边的男人。

喻文州一副八风吹不动的淡定模样,问:“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一个alpha,对着一个omega说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也难怪老叶醉的头昏脑涨还打起精神跟他呛了一声。

“咳……”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想什么呢,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停顿了下,他说,“我真的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他……”

“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他,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喻文州斟酌道:“他今天跟叶修坐在一起,让我觉得……我好像在某个跟叶修有关的地方见过他。”

黄少天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喻文州说,“你别问了,想的起来的话我再告诉你。”

黄少天轻哼一声,没再追问。


第二天叶修来到录影棚,被化妆师按着上了好几层粉,才把那宿醉后消极的颓废样给遮住。

录影过程很顺利,中午十二点准时结束,用了节目组定的午餐,他们去赶下午回H市的飞机。

飞机落地刚好是晚饭时间,乔一帆下飞机后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有朋友来了,约他见个面。叶修挥了挥手,很大方的放行。

苏沐秋问他要回家还是去工作室?

叶修说现在应该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苏沐秋想了想,不再多言,直接发动车子。

叶修也没问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撑着额角假寐。


“爸爸!”正在看动画片的苏七一边喊一边从沙发上爬下来。

苏沐秋接住兴冲冲跑过来的儿子,亲了亲他的额头:“有没有想我?”

“有!好想好想你!”看见跟在他爸身后的男人,苏七眼睛又亮了亮,“叶叔叔你也来啦!”

“是啊。”叶修抱起他,“在家乖不乖?”

“乖!”

听到响动从厨房出来的苏沐橙见到这情形不由有些反应不过来:“哥哥你回来了?”

苏沐秋把自己跟叶修的行李提进来放在一边,凑到厨房去看了看:“可以吃饭了吗?饿死了。”

“可以可以。”苏沐橙回过神来,笑着说,“还好今天小七七多放了一点米,不然大概会不够吃。”

饭后叶修帮苏七拼拼图,苏沐橙望着那其乐融融的画面欲言又止。

苏沐秋摸了摸她的额头:“生病了?”怎么一晚上都是这副神思恍惚的表情。

“没……没什么。”

苏沐秋蹙了蹙眉:“有事情要说。”

苏沐橙抱住她哥的胳膊扬起笑容:“真的没事,你刚刚回来,去好好休息吧,碗我来洗。”  

苏沐秋还是有点不放心:“真的没事?”

“没事啦!”她推着他出了厨房,“你赶紧出去。”


等到苏七睡着叶修才回家,苏沐秋将他送到门口,把自己的车钥匙递过去:“给。”

叶修接过来,说:“我明天来接你。”

“不用了,明天苏七不去,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明天早上八点,我在楼下等你。”

自顾自定下时间的男人开门走了,苏沐秋耸了耸肩,一转身看到自己的妹妹站在身后,吓了一跳:“你站这儿干嘛?”

“哥……”苏沐橙幽幽地叫他。

“什、什么事……”

“你是不是打算给小七七找个后爸了?”

什么后爸,是亲爸,他反射性的想要吐槽,幸好及时住嘴,换了句话:“什么乱七八糟的。”

苏沐橙跟在他身后往里走:“你别想骗我,如果不是有什么,我才不信你会同意小七七叫他爸爸,还让他住在家里,带他回来吃饭,同意他来接你上班。”她越说越不对劲,“你们根本就是在交往吧!”

苏沐秋嘴角抽了抽:“你想太多了。”

“是吗?”苏沐橙狐疑地看着他,“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你们一定有问题。”

苏沐秋噎了一下,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的否认,似乎没有必要说出口。他犹豫了一下:“我有分寸,你别担心。”他确实是抱着目的进入兴欣的,也确实如他妹妹所说的,有问题。但是对于叶修来说,苏七许了愿望他帮他实现,因为喜欢苏七所以跟自己走的比较近,自己把车借给他他就第二天来接他,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所以……你们真的在交往?”

“真的没有。”对上妹妹担忧的眼神,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如果真有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因为电影在情人节上档的原因,春节前后的线下宣传比较密集,不过由于叶修不参加,电影的宣发全都交给了烟雨传媒。这段时间楚云秀上了一次一线女刊的封面,跟副导演还有其他主创们一起跑了好几个城市的路演,相比来说兴欣工作室还是比较清闲的。 

春节之前苏沐秋抽了个时间和妹妹一起去买年货,顺便给儿子买衣服,苏七对于新衣服没有多少兴趣,但是他很喜欢逛商场,每次都要去拉拉假人模特的手。

苏沐橙很喜欢给苏七买衣服,把侄子打扮的超级无敌霹雳帅是她的人生追求之一。

买完衣服顺便在商场里的麦当劳吃了午餐,苏沐秋给他买了开心乐园餐,孩子拿着根薯条去戳番茄酱,吃得特别认真。

除夕那天上午要上班,陈果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红包,说工作室刚刚开张,钱都用来投资电影了,红包里钱不多,权当做心意,让大家不要介意。

魏琛一边点钞票一边说那明年记得包大一点。

“当然!”陈果斩钉截铁地说。她问大家除夕是不是都要回家,叶修以外的人都给了肯定的回答。

苏沐秋挺吃惊地问你过年不回家?

叶修点点头:“是啊。”

“不回家好啊,一回家肯定要被逼婚。”魏琛叹口气说,“我已经做好回家以后每天相三次亲的准备了。”

“这么多?”大家都有点不敢置信。

“你们还年轻,不懂我们这些老年人的悲哀。”魏琛烦恼地说,“不信问问你们叶导演。”

“我也不懂你们老年人的悲哀。”叶修说。

“靠!要脸吗!你也小不了我几岁,大导演又怎么样,还不是光棍一条!”

“哥之前是没找到满意的,不然分分钟脱单。”

“之前?”魏琛嗤笑,“那你现在有满意的了?”

“关你什么事儿。”

“哎,说真的,”魏琛一脸八卦,“有没有啊?你看人小苏儿子都这么大了,叶导你不会谈恋爱的话可以去跟他取取经啊。”

叶修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

魏琛装作没看见,转而问苏沐秋:“小苏啊,我们这儿就你谈过恋爱吧?给老叶支支招?”

苏沐秋似乎呆了呆,过了一会儿才回道:“这个……抱歉,我也没谈过。”

一室寂静。

气氛有些尴尬。

叶修率先反应过来,扯着魏琛往外走:“陪我去买包烟。”

一出工作室魏琛立马“卧槽”了一声:“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他没谈过。”叶修冷静地说。

“那他儿子怎么来的?”

“我怎么知道。”他自己也有些心烦意乱,想起曾经听到苏沐秋说对于苏七的另一个爸爸,他很感谢,语调温柔,一听就知道是真情实感的,但是现在又说他没有谈过恋爱,那苏七到底是怎来的?

叶修摸出一根烟点上,“啧”了一声:“你问他这些干嘛?”

“我这不是看你们慢吞吞的想助你一臂之力嘛!敌在暗你在明,先探听清楚敌情你好看情况出手啊!”

“……真是谢谢你了。”


他们在外面抽了两根烟才回到办公室,陈果跟唐柔在讨论假期要怎么过,苏沐秋跟乔一帆在商量兴欣的官微除夕夜跟春节要发什么内容,其他人各干各的,气氛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盯着电脑屏幕的侧脸,暗暗松了口气。

下午下班,有人回家,有人去赶高铁,也有人去机场。

“除夕有安排吗?”

去停车场的路上苏沐秋突然问。

“没有,”叶修一只手拉开车门,“你要收留我?”

“你不介意的话……”

叶修笑起来:“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苏沐秋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说今晚要加一个人。

往年除夕都只有三个人,今年多了一个,苏七很开心,在厨房帮忙打下手的时候盘子递得特别勤快。苏沐秋在第四次差点踢到他之后把他拎出厨房,让他跟叶修一起去贴“福”。

贴完玄关和窗户以后苏七对着厨房喊:“爸爸!福没啦!”

苏沐秋抽不开身,跟妹妹说:“你去我房间的床头柜里拿,应该在外面的那个,去年留下的,还没用完。”

“哦哦。”

苏沐橙洗了手,跑到他房里,拉出外面那个床柜的抽屉,没有。

难道哥哥记错了?她又去翻里面那个,福字挂画还是没有,不过……她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有点迟疑地拿出抽屉里放着的报纸和杂志。

最上面的那份报纸黑体加粗的标题分外显眼——叶修再开新作,联合楚云秀带来《双生》惊喜。

很浮夸的标题,这种娱乐新闻的标题旨在吸引眼球,没什么内涵。苏沐橙看过以后把它放在了地上,下面还是一份报纸,写的是叶修的上一部电影,票房过了八亿,圆满收官。再接下来是一本杂志,封面不是叶修,叶导演不拍杂志,业内人都知道,但是内页里有叶修第三次得荣耀最佳导演奖时的采访。

苏沐橙一一看下来,全都是和叶修相关的,时间从近到远,它们被苏沐秋叠放在一起,藏着他隐秘的心事。最后一本是六年前的杂志,因为放得太久,纸页有些微卷曲。

六年前……

她想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时间。苏沐秋苍白着一张脸跟她说他想过了,要打掉这个孩子,他们现在的条件负担不起一个孩子。

她陪着他去医院,但是还没到他就拉着她往回走,回家以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晚上,第二天才出来,故作轻松地说,想想还是生下来吧,他都不嫌弃投胎到我这儿了,当爸爸而已,不过从头开始学罢了,应该不难吧。

她不知道那时候她的哥哥发生了什么,苏沐秋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这个孩子是哪里来的,孩子的另一个爸爸是谁,他只是跟她说,对不起,以后可能要更加辛苦一点。

她记得自己当时听到那句对不起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抱着苏沐秋哭了很久很久。而她哥哥叹了口气,说哭什么,眼睛肿起来很丑。

苏沐秋对于感兴趣的东西从来都不吝啬唇舌,有时候甚至会喋喋不休,然而,这个让他将他的每一次采访、每一个消息都收藏起来、甚至过了六年都舍不得扔的人,她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

所以……苏沐橙仰头眨了眨眼,将眼底的雾气眨散,所以,那个他一直不愿意说的,苏七的另外一个爸爸,是……叶修吗?


*

沐橙猜想的逻辑不知道有没有写明白……

标签:修伞
评论(32)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