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十二)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真的特别雷(。


(十二)


中午吃饭时陈果问晚上要不要一起去跨年?听说XX广场有烟花放。

“这么冷的天去看烟花?老板娘你被冻傻了吧。”好不容易被叶修放出来的魏琛第一个反对。

陈果斜眼看他:“你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我是二等公民吗?”魏琛不服地叫道。

陈果不理他,继续说:“要去吗?顺便一起去吃晚饭,我请客,当年终聚会。”

“你请客?去啊!”魏琛拍桌子,“怎么不去!”

唐柔自然支持陈果,方锐表示有人包晚饭很好,乔一帆是没有意见的,莫凡不说话,包子爱凑热闹,安文逸表示无所谓,罗辑也说可以。

最后陈果拍板,去!

苏沐秋指了指自己:“我还没说话……”

陈果一脸震惊:“难道你打算不去?”

“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难道不应该问问我的意见吗!?

陈果抱住苏七:“有小七七在,你还能不去?”

苏沐秋:“……”他其实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气去看烟花。


下午叶修出来喝水,陈果告知他晚上去XX广场看烟花。

叶导演干脆利落:“没空。”头也不回地回了剪辑室,一句废话也没有。

“工作狂。”莫凡言简意赅。

“现在……怎么办……”陈果忧愁地说。

“怎么办,算了呗,回家钻被窝。”魏琛的口气一点也不遗憾。

“这是我们工作室成立的第一个新年啊……”陈果不无失望地说。

唐柔拍了拍她的肩膀:“要不再去劝劝?”

陈老板环视一圈。

一个个低头做事,装的跟真的似的。

这帮靠不住家伙!

陈果对着苏沐秋双手合十:“沐秋……”

能不能装作没听到……

“沐秋……”

苏沐秋满脸无辜地回视她:“我也不行啊。”

“就试试而已!”这一帮人只有苏沐秋是新来的,还没被叶导演KO过。

“……好吧。”


剪辑室里很黑,叶修戴着耳机撑着额角歪在椅子上认真地观看电影素材,三根手指虚按在空格键上,时不时敲一下。

苏沐秋被一帮人推着进去,连门都来不及敲。

“咳……”他干咳一声,奈何叶导演太过专心致志,没有发现。

苏沐秋只好走过去,轻轻用手指戳了戳他:“叶导?”

没反应。

“叶导演?”

还是没反应。

“叶……叶修?”

“这是不是你第二次叫我的名字啊?”

苏沐秋吓了一跳:“妈蛋!”

叶修被他一惊一乍的样子逗笑了:“怎么了?不是你自己叫我的吗?”

“你就不能先给点反应?”苏沐秋没好气,姿势一动不动,突然来那么一句,鬼都要被他吓到好吗?

“要什么反应?”叶修拿下耳机,脚下轻轻用力,椅子转个了方向面对他。

苏沐秋懒得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缠,单刀直入地说:“晚上看烟花,真的不去吗?”

“我很忙。”之前因为感冒浪费了好几天。

“我知道……”午饭都是乔一帆送到剪辑室来吃的,怎么会不知道他忙,其实时间还挺宽裕的,只不过这人似乎习惯开始做了就没日没夜把事情先搞定,“可是老板娘很期待,而且……”我也觉得你放松一下比较好,电影剪辑比较枯燥,一直盯着对身体也不好。关心的意味太明显,他只好将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

“而且什么?”

“没什么……”

叶修盯着他看了会儿,忽然问:“你期待吗?”

“啊?”苏沐秋疑惑地,“我?还好吧……”

叶修想了想,说:“那好。”

“好什么?”

“看烟花,好。”

苏沐秋有点不敢相信:“你答应了?”

“答应了啊。”叶修说,过了一会儿加了一句,“不过我还是不懂有什么好看的。”

我也不懂。苏沐秋在心里默默附和。


走出剪辑室,他对着等在一边的人比了个OK。

一群人对他竖起大拇指。

苏沐秋:“…………”


虽然这两天寒潮来袭,但是跨年夜的餐厅位子依旧不太好定,陈果辗转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搞定。苏七扯了扯苏沐秋的衣袖,偷偷问,晚上不回家吃吗?

苏沐秋说你不想去吗?

苏七摇摇头:“不是,姑姑不是要回来吗?”

“姑姑明天上午才回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苏七瞪大眼睛:“你跟我说过?”

“……你果然属金鱼的。”


一工作室的人,三个人有车,陈果问苏沐秋要不要坐她的车,反正方锐有驾照,他那辆可以给他开。盛情难却,苏沐秋只好答应下来,把车钥匙抛给方锐,带着儿子上了陈果的车。

一路上一车子的人都在逗苏七说话,连莫凡都拿出棒棒糖默默地在他面前晃晃。

苏七跟他大眼瞪小眼瞪了三十秒,最后说:“哥哥你想要我帮你剥开吗?爸爸说吃饭之前不要吃零食,你也不要吃了吧。”

莫凡:“……”

苏沐秋忍着笑说:“哥哥给你的,说谢谢。”

“这样啊!”苏七接过棒棒糖,“谢谢哥哥!”

莫凡犹豫了一下,轻声说:“不用。”

餐厅人很多,服务生问了他们有没有预定,陈果跟着一起过去办手续。

苏七左右张望了会儿:“好热闹呀!”

“是啊,过了今晚我们苏七又长一岁了。”魏琛蹲在他身边说。

“才不是嘞,过完春节,拿了爸爸的压岁钱才会长一岁,魏叔叔笨笨。”

魏琛不在意被孩子说笨,继续跟他乱侃:“哇,还有压岁钱,多吗?”

“不知道呀,都是摸一下就收回去了。”

魏琛哈哈大笑:“这么可怜?”

“不可怜。”苏七一本正经地说,“爸爸帮忙收起来,不可怜。”

魏琛摸了摸他的头,站起身来叹口气。

方锐好奇道:“你叹什么气?”

“你说苏沐秋孩子怎样养的?”

方锐思忖道:“用大米饭养的?”

魏琛嫌弃地又叹了口气。

虽说有预定,还是等了一段时间包厢才空出来。方锐问要不要酒,陈果说不要了,反正叶修也不能喝,等一下还要去看烟花。大家没有异议,于是只点了一些饮料。

苏七自己会吃饭,苏沐秋给他要了个小铁勺,他就自己认真地挖着他爸夹过来的菜,小嘴巴吃的鼓鼓的。

叶修坐在他们对面,这对父子的互动很有趣,苏七常常表现的一副傻乐的模样,偶尔被自己爸爸亏两句也完全不放在心上,苏沐秋虽然老是口头上打击他,但从一些细节上还是能察觉到他对这个儿子真的很用心。

不用心也不会养的这么好。叶修想。

那边陈果给孩子夹了一筷子粉丝,苏七咽下嘴里的东西以后说了声谢谢果果姐姐。

娇稚的童言童语,让人心脏发软。

他转过眼,发现孩子他爸正在脱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针织衫,大概因为房间里暖气开得足人又多,跟外面的温度天差地别,苏沐秋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粉红,仿佛是春日里西湖边的桃花瓣,撩人遐思。叶修的目光从那张脸经过修长白皙的颈项,在他露出的锁骨上停留了一两秒,最后不着痕迹地垂下视线。

吃到一半的时候苏七捧着肚子打了个嗝,直说太饱了太饱了吃不下了,扯着苏沐秋的袖子哼哼来哼哼去。

苏沐秋心领神会:“先穿衣服,出去会冷。”

“怎么了怎么了?”陈果急忙问。

“去个洗手间。”

“去个洗手间而已,他哼哼个什么啊?”原本以为他哪里不舒服的魏琛放下心来问道。

苏沐秋帮儿子把衣服穿好,说:“这么多人,他不好意思。”

“上厕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沐秋捏了捏苏七的鼻子:“他戏多。”拍拍儿子的屁股,“走吧,麻烦精。”

一走出包厢发现儿子衣服是穿好了,他自己的反而忘记了,不过也懒得回去拿,反正就是上个厕所的时间。

外面其实也开了空调,不过没有包厢里的暖。苏沐秋帮儿子解决了三急中的一急回到包厢,一进门魏琛就嚷道:“老叶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也去上厕所了?”苏沐秋把儿子抱起来放到椅子上,奇怪地说,“我没遇到他啊。”

“他说去上厕所,顺便给你送衣服。”

苏沐秋这才发现自己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没了:“可能不是去的同一个吧……”

话音没落对话里的主角回来了,手上抱着他的外套,有点无奈地说:“我出门左转了。”

苏沐秋回忆:“我们右转了……”

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洗手间,两个人刚好错开了。

魏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烟花十一点半开始放,一行人先去了广场附近的百货大楼逛了逛,两个女孩子去转衣服,苏七拉着苏沐秋说想吃章鱼小丸子。

苏沐秋一边掏钱一边斜睨他:“你不是说吃饱了吗?”

苏七踮着脚想往柜台里看,然而身高不够,怎么踮都没用:“我现在又饿啦!”

叶修见他踮得辛苦,把他抱了起来。

“谢谢叶叔叔。”

小孩礼貌很好,每一次都会跟他说谢谢,但是……叶修回了他一句不用谢,但是最近,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两个字了。

底层的美食区人头攒动,应该都是想来看烟花,不过因为时间没到暂时躲在这里。

叶修抱着孩子往外面挤,苏沐秋提着章鱼小丸子跟在后面。

苏七时不时回头喊爸爸爸爸,苏沐秋不厌其烦地回应他在这里。

叶修按在孩子背上的一只手蜷缩了一下,然后对苏七说:“抱牢。”

“好!”

他伸手往后一探,居然在人潮中精准地抓到了那只手。

触感细腻,温度有些低。

这是叶修握到他的手时的第一感觉。

苏沐秋反射性地挣脱了一下,接着听到突然握住他的手的男人回头说:“拉好,别走散了。”

走散了也没什么吧,又不是小孩子……苏沐秋在心里吐了句槽,手指动了动,犹豫着回握了那只拉着他的手。

很温暖。

他微微有些恍惚。

很久以前,也是这双手……

靠,想什么呢!

苏沐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陈果发来短信,说大门口集合。

苏七平时九点钟准时上床,这会儿可能因为兴奋,整个人特别有精神。

苏沐秋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想看烟花。

烟花很美,大朵大朵地炸开,绽放在黑漆漆的夜幕中。

火树银花,流光璀璨。

围观的人一个个齐齐地仰头。

陈果拿出手机想把画面录成视频,魏琛满脸不赞同:“有什么意思啊,美好的东西留在记忆里不就好了。”

“老魏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学问了?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方锐惊讶地说。

“你走,老夫说话一向这么有内涵,不服吊死。”

苏七惊叹的声音伴随着烟花的绽放。苏沐秋用额头抵住儿子的,微笑着说:“宝贝,新年快乐。”

孩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爸爸新年快乐。”

叶修看着他们,唇边露出一丝笑意。他屈起食指轻轻刮了刮苏七的鼻梁:“新年有什么愿望吗?”

苏七抬起大眼睛注视着他,问:“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可以。”叶修回答得毫不犹豫。

“喂……”苏沐秋想要阻止,却被叶修拍了拍后腰,不自觉地闭上了嘴。

“那……”苏瞅了瞅自己的爸爸,又瞄了瞄他叶叔叔,小声嗫喏,“我想要……”

“想要什么?”

“想要……”低下头又抬起来,清澈干净的瞳眸里有小小的害羞和不好意思,“想要叶叔叔当一天我的爸爸。”

叶修愣住。

“沐秋说叶叔叔是男生,不能当我妈妈,那可以当我爸爸吗?一天就好。”

“砰——”一声响,又一朵烟花盛开在头顶,散落下来漫天如繁星一般的花影。

苏沐秋趁机仰起头,快速眨了眨眼睛,因为孩子的几句话浮现在眼底的水雾还没来得及聚拢就又散了开去,他佯怒道:“胆肥了啊,又叫我名字!”

苏七讨好地亲了亲他爸的脸颊:“不要生气。”

苏沐秋凝视他的双眼,跟他商量:“换一个愿望好不好?”

孩子有点委屈地说:“很、很过分吗?”

“不过分。”苏沐秋抚摸着他的后脑勺,一点都不过分,但是……“但是叶叔叔会为难,你要让叶叔叔为难吗?”

“不、不要……”苏七望向叶修,“叶叔叔,对不……”

“不为难。”叶修打断他的话,“不为难。”他看了看手表,“零点已经过了,从现在开始吗?”

“可、可以吗?”

“可以啊。”叶修唇线上扬。

苏七呆了一下,用眼神无声地询问自己的爸爸。

苏沐秋沉默,然后微笑着说:“既然叶叔叔说不为难,那随便你吧。”他放下孩子,叶修对着他张开手臂,苏七犹豫了一下,慢慢走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叶修抱住他小小的身子,听着他在自己耳边,用带着羞涩的声音,小声地喊了一声:“爸爸。”

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攥住,酸软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眼眶在那一瞬间迅速发烫,他闭上眼睛,转过头用鼻尖蹭了蹭孩子柔软的脸颊,说:“宝贝,新年快乐。”



标签:修伞
评论(49)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