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十)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十)


苏沐秋带着苏七从车库出来,正好遇到吴雪峰。

“这么多?”苏沐秋看到他手里提着的东西惊讶地说。

“我妈一定要我拿来的。”吴雪峰也有点无奈,“她说反正东西不会坏,你可以留着慢慢吃。”

“帮我谢谢阿姨。”苏沐秋说,“先跟我上楼给苏七整理一下衣服吧,这两天又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又要来了,跟往常一样,苏沐秋发情期的时候苏七一般都是被送到吴雪峰家的。

“请好假了?”

“还没,等一下发个短信就行。”

吴雪峰点点头表示理解。

“在吴叔叔家不能捣乱,要听吴奶奶的话,知道吗?”

“知道。”苏七背着手盯着他把帮他整理东西,“大后天一点钟,你不要忘记哦。”

苏沐秋捏了捏他的脸颊,说:“不会忘记,我们大后天见。”

“嗯!”


洗完澡,他发了短信跟陈果请好假,发情期这种东西,一直以来都让他特别困扰。虽然咬咬牙坚持过去了还是一条好汉,可是过程中钻心噬骨的感觉让他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他不能让儿子看到那样的他,只能每次都麻烦吴雪峰的妈妈帮忙照顾孩子几天,庆幸的是还好他的发情期一直很准,可以在来之前提前算好日子送走儿子。

本来已经睡着了,半夜却被汹涌而来的情囧欲弄醒。苏沐秋捞过手机,凌晨一点三十分,准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他翻了个身,后囧穴麻痒的感觉怎么也忽视不了。

苏沐秋闭着眼睛,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现起平时被他放置在角落里刻意不去回想的记忆,叶修粗重的喘息仿佛就环绕在他耳边。他将脸埋进枕头里,细长的手指探入自己的睡裤当中……


叶修难得顶着一脸憔悴的病容来到工作室。

陈果问他怎么不在家里休息,来这里干什么?

叶修说来拿个东西,他环视一圈,好像少了个人。

陈果解释说沐秋请假了。

叶修怔了下:“请假?”

“是啊。”

“生病了?”

陈果摇头:“不是不是。”

“那怎么了?”

“就是……发情期啊。”

叶修拿文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哦。”说着又想起来,“苏七谁照顾?”

“不知道啊,他应该会安排好吧。”陈果说,“我昨天问他,他说找了朋友。”


朋友?那个吴叔叔?

叶修坐在车子里,看了下时间,四点多了,没记错的话,孩子是五点钟放学的。他戴好口罩,握着方向盘调了个头。

这个时间幼儿园门口停着很多车,大多都是来接小孩的家长,叶修确认了一遍幼儿园的名字,确定这是苏七无意中说起过的小小幼儿园。

五点钟不到已经有孩子陆陆续续放学了,叶修坐在车子里盯着大门口,大约过了十分钟,苏七背着小书包出来了,站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会儿。

似乎是没有发现要找的人,孩子站到旁边继续等。

叶修拉开车门正打算下车,看到一个男人急匆匆地跑过去,苏七笑着跟他说了几句话,特别乖巧的样子,男人整了整他的围巾,拿出耳罩给他戴上,牵着孩子走了。

叶修坐在驾驶座上远远看着。这个人他认识,是苏沐秋以前在嘉世的经纪人,拍摄《双生》的时候接触过。

看这个样子,应该不仅仅只是“经纪人”的关系吧。叶修有点漫不经心地想。

他记得这个人叫做吴雪峰,昨天苏沐秋说,吴叔叔晚上会带好吃的过来。

所以,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都解约了还让人家帮忙照顾小孩,私下里也还在来往,关系应该不错吧。

朋友?男朋友?

他拿掉口罩,掏出一根烟点上,发了一会儿愣,开车离开。


再次见到苏沐秋是在两天以后,青年神色自然,戴着一条围巾,看样式跟苏七那条应该是亲子款。

苏沐秋似乎没想到会遇到他,有点惊讶:“感冒好了?”

叶修拉了拉口罩,说:“差不多了吧。”

还一点鼻音,不过脸色比起几天前好了很多,苏沐秋放下心来:“那就好。”

“你要出去?”刚才看到他锁了柜子。

“嗯,已经跟老板娘请过假了,下午苏七的幼儿园有元旦演出,邀请家长出席。”

“他表演那个数鸭子?”

“是啊。”苏沐秋似笑非笑,“你那天说我唱歌比他难听,我听到了。”

叶修瞥见他嘴角那抹弧度,不由也笑了笑:“不能打击小孩子的积极性啊。”

苏沐秋撇了撇嘴。

“要一起去吗?”

“什么?”叶修没反应过来。

“苏七的表演啊,要去吗?”

“方便吗?”没有什么吴叔叔张叔叔之类的?

苏沐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不方便的?”

既然都这么说了,叶修点头:“去啊。”他确实想去看看孩子的表演。


坐的苏沐秋的车,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支着下巴望着窗外,不经意似的问了一句:“你男朋友今天有事?”

苏沐秋眨了眨眼:“男朋友?”

“那个吴先生。”

自己认识的且姓吴的只有一个:“你是说吴雪峰?他是我朋友。”并不是男朋友啊。

“是吗?”叶修微微转过脸注视着他。

“是啊!标准单亲爸爸,你有意见吗?”苏沐秋说,“他……帮过我很多,之前是我在嘉世的经纪人,现在是朋友。”

叶修垂下眼,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是吗?”

“是啊!”苏沐秋又回答了一遍,有点神奇地问:“怎么会以为他是……”

“老魏说的。”叶修随口把锅推给了魏琛。

“……”苏沐秋无语,还是想不通这个误会是怎么产生的。


到了幼儿园以后,找停车位找了很久,附近能停的地方差不多都被占满了,据观察应该都是来参加今天幼儿园的活动的。

苏沐秋绕了两圈才把车停妥,跟叶修一起步入幼儿园。接待的老师让他们签到,问是哪位小朋友的家长。

苏沐秋在签到表上找到苏七的名字打了个勾。

“好的,两位爸爸请往里面走,小朋友们现在都还在大厅玩。”

“我们不是……”苏沐秋本来想否认,说了一半又觉得解释没意思,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说法并没有错,于是他转口道了一声谢。

“爸爸!”

苏沐秋蹲下身,张手接住穿着小鸭子装跑过来的小朋友:“怎么样?有没有紧张?”

“不紧张!”苏七说,“叶叔叔你也来了呀!”

叶修把这只小鸭子抱起来:“来看你唱歌。”

苏七搂住他的脖子,眼睛亮亮的:“真的吗?太好啦!”。

“苏七你爸爸来了呀?”

叶修把孩子放下去,苏七牵住女孩子的手说:“欢欢!你今天好漂亮哦!好像天使!”

苏沐秋抬手按住自己的半边脸:“我的天……”

叶修目瞪口呆:“不得了,有前途。”

很有前途的苏小朋友向喜欢的女孩子介绍:“我爸爸你见过啦!这是我叶叔叔,你快叫叶叔叔。”

小女孩甜甜地打招呼:“苏七爸爸好,叶叔叔好。”

“好好好。”叶修跟苏沐秋一叠声应道。

“叶叔叔你是苏七妈妈吗?”欢欢问。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来了,涛涛的爸爸妈妈也来了。”

甜甜的童言童语,却让叶修有那么几秒钟的恍惚,他不禁看了看不远处,苏七正被苏沐秋揪着头顶上的鸭子嘴巴,孩子一点也不在意无良老爸的玩弄,非要往他怀里倒,最后苏沐秋玩高兴了,接住他把他抱起来亲了一口。

叶修不自觉地放柔了目光。

“叔叔?你怎么啦?”

叶修低头,微笑道:“不是的,叔叔是男生,当不了苏七的妈妈,不过我很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胸口泛起一阵莫名的情绪,五味杂陈,他不着痕迹地轻轻皱了皱眉。

欢欢歪了歪头:“这样啊。”


表演安排在幼儿园的小礼堂里。

家长们坐在台下,负责主持的老师向大家问了好,顺便让小朋友帮忙发了节目单。

苏沐秋看着节目单上的《数鸭子》说:“居然是最后一个……”

“大合唱嘛,安排在最后一个有什么奇怪的。”

“你参加过大合唱?”他想象了一下叶修站在人群里大合唱的情形,有点乐。

“没有,”叶修摇了摇头,瞥见他带笑的眼神,口罩下的唇角不由自主地向上扬,好像是没有缘由的,面对这对父子的时候,他总是觉得特别轻松,“看过而已。”

节目设置没有太大的新意,胜在童趣天真,孩子们天然的纯真与俏皮活泼让整个小礼堂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一群穿着小西装打着小领带的孩子站成三排,苏沐秋疑惑:“苏七呢?”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指了个方向。苏沐秋望过去,发现五只小鸭子排成一排站在一边,他家的小鸭子就在其中。

负责伴奏的老师按下钢琴键,台上的孩子们开始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一旁的五只小鸭子摇摇摆摆地走出来。

苏沐秋瞪大眼睛:“我就说他唱的跟鸭子叫似的,老师得多耳背才会选他去大合唱……”

叶修一脸好笑:“有你这么损自己儿子的吗?”

“我只是让他认清事实而已。”不苟同地扫了他一眼,“你才是给他错误的幻想。”还“很好听”,好听才有鬼嘞。幸好幼儿园的老师们听力还算正常,不然他无法想象他儿子的歌声出现在大合唱里会造成多大的演出事故,到时候子不教父之过,他要羞愧到死。

  

*

老叶问男朋友的事只是试探而已。

标签:修伞
评论(21)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