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五)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ABO

越写越雷,随便看看吧_(:з」∠)_


(五) 

 

片场离酒店不远,步行大概五分钟的路程。下午拍的是女主角和女二号在写字楼里的戏份,苏沐秋报了道就去问陈果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陈果见到他好像见到了救星,抓着他的手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其实这些你不用亲力亲为,分工好交给手底下的人就行了。”苏沐秋说。

陈果泄气道:“我就是觉得不放心……”

“没事的,全都你自己做更乱,放心交给下面的人,你等着验收成果就行了。”

“那……我试试。”

苏沐秋见她去联系手底下的其他场务了,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口水。

下午帮忙布置场景,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水,到处找不到餐巾纸,可能是知道这段时间要租出去大楼工作人员给收起来了。

乔一帆提醒他可以去洗手间找找看。

苏沐秋跑去洗手间,在小隔间里抽纸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你知道我昨天看到什么吗?”语调神秘兮兮的。

“什么?”

“我看到导演从苏沐秋房间出来!”

“啊?真的假的?导演看得上他?”

“谁知道呢,这个圈子里omega本来就少,也难保导演突然想玩一玩吧。”

“对哦,导演是alpha,想玩一玩还蛮正常的,虽然感觉对象有点low啦。”


苏沐秋盯着手上的纸巾有点苦恼,这个时候,他是应该出去还是不出去?


外面的两个人还在兴致勃勃地八卦着。


“不是说还生过小孩嘛。”

“哎,没想到导演是这种人,我以前还觉得他不潜规则别人特别帅特别有型,居然到苏沐秋这里就栽了。”

“可能是人家手段太厉害了吧,生过小孩的毕竟不一样。”

“不知道他分不分得清自己小孩的爹是谁……”


“啪”一声响,隔间的小门被人推开撞到墙壁上。

洗手台前的两个人猛然抬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八卦的主角正从小隔间里出来,不由面面相觑。

苏沐秋没有理他们,径直走出洗手间。


克制、克制、不要跟那些傻逼一般见识。

他吸了口气又吐出来,重复了三四次才冷静下来。

这几年,关于他自己的那些不好听的话,早就听过见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微博下的那些评论,如果他心脏稍微脆弱一点,肯定早带着儿子投钱塘江了。

微博评论都挺过来了,这些闲言碎语算得了什么。

“沐秋?你没事吧?”陈果问。

苏沐秋对着她弯眉一笑:“没事。”

“呃……没事的话你把餐巾纸给我吧。”

苏沐秋将手里的东西递出去,有些汗颜地发现那些餐巾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撕了一大半,尸体正躺在他的脚边。

“……我去重新拿。”

“不用不用,这些就够了。”


下午的几场戏结束,剧组赶去下一个场地取景了,地点在郊外的别墅里,苏沐秋的戏份会在那里杀青。

郊外住的地方比较简陋,只能两个人一个标间挤一挤,苏沐秋是omega,跟一个beta工作人员一间。

晚上剧组去踩点,苏沐秋发现周围的环境不错,树影婆娑、清风朗月,一颗颗星星点缀在黝黑的夜空中闪闪发亮。

叶修打头走着,一边走一边跟副导演讨论着什么。


这个地方大部分是晚上的戏,苏沐秋饰演的楚烟会在这里被他的姐姐杀掉。

排最后一场之前他研究了挺久的剧本,想揣摩一下这个人物临死之前究竟是个什么心态,是终于可以摆脱恐怖的姐姐的解脱感还是挣扎了这么久依旧没有改变这样的命运的遗憾,或者只是人之将死的释然。

又似乎都可以有。

他的戏份本来星期六下午就可以结束,然而一个下午吃了好几次NG,导演总是让他再想想,抓得还不够准。

楚云秀被他连累一起NG,苏沐秋抿了抿唇,过去道了个歉。楚云秀递了瓶水给他,表示没什么。

叶修翻着剧本,笑着说:“其实我可以给你讲讲。”

“不用!”苏沐秋看到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有气,“休息十分钟,一定可以!”

“那行,我再等你十分钟。”

究竟有什么是不对的?

他回忆了一下整个剧本。

还有什么是他没想到的?

他拿出手机想看看十分钟到了没有,锁屏上是他和苏七的合照,一瞬间福至心灵,似乎明白了导演要的是什么了。


十八岁的少年躺在空旷的房间里,用渐渐失焦的眼神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

“恨我吗?”楚云幽幽地问。

楚烟转了一下眼珠子,将视线投到一旁靠着墙角抱膝蹲坐的女人身上,没有回话。

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恨我吗?”楚云重复了一遍,语调里渐渐有了撕裂的意味。

“姐……”他发出一个音,又喘了好几下。

楚云听到他的声音,慢慢抬起头,起身走过去:“对不起,你不要恨我……”

楚烟摇了摇头,张了张嘴,但是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他动了动手指,慢慢移动手腕,握住楚云的手。

楚云神色凄楚,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楚烟最后看了她一眼,缓慢地闭上了双眼。


叶修抱胸注视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苏沐秋。

那小子也不拍拍脸上的灰,眼神直勾勾地望向他。叶修叹了口气,有点想笑,年轻人,好胜心那么强。他挥了挥手,喊了一声:“过。”

那双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不是解脱也不是遗憾,楚烟在最后一刻的情绪,是不放心。不管经历过什么,在人之将死的这一刻,这个善良软弱的少年想起的,是一直以来跟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而不是姐姐那个阴郁可怖的第二人格。


苏沐秋是全剧组第一个杀青的,陈果为他办了个小型的杀青宴,说是杀青宴,也不过就是买了点酒,多加了几个菜而已。

叶修不能喝酒,也没人敢灌他,他叼着烟歪在一边看热闹。

楚云秀喝酒很豪爽,女神的身边从来不缺追随的目光,这场杀青宴到后半段已经跟苏沐秋没什么关系了,难得有一个可以休息的机会,大家都各自闹开了。

叶修扫视一圈,发现苏沐秋偷偷跑了出去。

他想了想,也起身走出去。


“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叶修在别墅旁的湖边找到他,那人正蹲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苏沐秋回头望了他一眼:“导演?你怎么出来了?”

叶修跟着他蹲下:“这是我问你的吧?”

“啊,吃得有点撑。”说着他席地坐下。

“吃得撑就站起来走走,你怎么还坐下来?”

“先坐一会儿。”

叶修也坐了下来。

郊区的夜晚很安静,没有呼啸而过的车流,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喧嚣,更没有痴男怨女的哭笑。周围有清浅的夜风,吹过湖面的时候连一丝涟漪都带不起。还有皎皎一轮明月,悬挂在夜幕上,倒映在水中央。

苏沐秋随手捡了一颗石子扔出去,“扑通”一声,砸碎了湖面上的月影。

“叶修。”

叶修愣了愣,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听苏沐秋叫他的名字:“什么?”

“谢谢你。”

“谢什么?谢我给你这个机会?之前不是已经谢过一次了吗?”

苏沐秋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总之,谢谢你。”

“……”叶修看着他,青年的侧脸在月光下显得十分柔和,让他恍惚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鬼使神差一般,他问:“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苏沐秋侧过脸,早已经泛黄尘封的记忆猛然间在脑海中翻滚而过。那时候他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一个人的衣角,要他帮帮他。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却能感受到他抱起自己时,透过衣物布料传递过来的身体热度。这么多年过去,那时的温度像是一个烙印一般被他的身体铭记。他对着身边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可能……梦里见过吧。”

一场梦,一场,美梦。

叶修失笑:“说什么傻话呢?”

苏沐秋望着水里的月亮:“那你又在说什么傻话?‘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这种泡妞把妹专用搭讪用语,如果不是导演你,我八成会以为对我说这句话的人有什么企图。”

“想不到我还挺有信誉?”

“这方面还是挺有的。”

叶导演出了名的洁身自好,有个耳熟能详的传言,说是曾经有个人想爬叶导的床,找了叶修当时的助理搭线,终于打听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导落脚的酒店。那人从助理那里拿到房卡,大半夜脱了个光溜溜躺在叶修的床上,叶导演回来以后看到,倒是很有绅士风度,没把人赶出去,而是自己重新去开了个房间。

跟他八卦的人当时评价道,送上门来都不要,这样的alpha,不是柳下惠就是性无能。

苏沐秋思考了一下,性无能是肯定不会的,不然他家苏同学怎么来的?至于柳下惠……他脸红了红,好像……也谈不上?不过这些话不能用来反驳,他也只能在心里嘀咕嘀咕。


又坐了半个小时,天南地北乱扯了一通,苏沐秋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好了,我要回去整理东西了。”

叶修问:“其实你演技不错,为什么以前不接一些好的本子?”

“因为以前那些有好本子的人都没有导演你那么慧眼识英雄啊。”

“你这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啊?”

“都有都有,计较得那么清楚干嘛。”

两个人一起回到酒店。

上楼的时候发现剧组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回来了。

苏沐秋指了指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字:“那我先走了。”

叶修点点头:“去吧。”


吴雪峰忙着带新人,叫了助理在上午十点钟开车来接他,离开之前苏沐秋去了一趟片场,跟剧组的人打了个招呼正式道别。

上车之前却被叶修叫住,苏沐秋问他怎么了。

叶修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年纪不大记忆力不好啊,你要的签名,给。”

苏沐秋接过来,想起这是上次自己拿百合绿豆汤给他时找的借口,不禁有点囧:“难为你还记得啊导演……”

叶修叹了口气:“看来你真是给你妹要的。”不然应该没有人会忘记拿偶像的签名。

“谢谢啦。”苏沐秋冲他扬了扬那张纸。

叶修翘了翘嘴角。


两个星期的相处,到这里为止应该可以画下一个还算圆满的句号,跟他在娱乐圈的这些年一样,不完美,有瑕疵,有遗憾,不过还能接受。

车子缓缓驶入车道,苏沐秋回头望了望,叶修还站在路边,点了一根烟。

他回忆了一下过去五年里经由各种各样的渠道听说过的叶导演,经过这两个星期之后,仿佛有了一个明确的载体,不再是只存在于想象里触不可及的虚幻身影。

他想自己当初会答应陶轩进入嘉世,除了急需用钱以外,或许也有这个人的影响。自他开始的演艺生涯,也由他结束,没有什么不好。

所有一切都很好,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叶修。


苏沐秋凝视着卡片上的几个字,差点笑出声,这也太敷衍了吧。

苏七又发微信来问他什么时候回去,还附带一张自拍,小家伙最近自拍越来越有水平了。

他将叶修的签名卡片拍成照片发给儿子。

苏七的语音很快来了:“爸爸这是什么呀?我还不认识字呢。”


苏沐秋缓慢地眨了眨眼,有点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考虑了很久,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儿子解释,这是一个跟我们没有关系,但对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

周末休息+攒稿,周一见(。


标签:修伞
评论(29)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