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二)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

对ABO设定不太了解,按照剧情需要可能会随意乱改,主要是看中它能生子

娱乐圈的部分都是瞎写的,戏中戏也都是瞎编的,想戏中戏太烦了……

如果被雷到的话万分抱歉。


(二)


《双生》试镜的地点放在烟雨传媒,九点半准时开始,叶修看了下手表,他今天难得来早了,时间还有多,于是晃悠到烟雨大楼对面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包烟。

烟雨大楼禁烟,他很有自觉地打算站在马路牙子边抽完了再进去。


“那中午让郑阿姨把你送过来,我带你去吃。”

“我说苏同学,你皮痒了是不是?一个麦乐鸡块套餐,不能再多了。”

“我小气?谁把你养这么大的?狼心狗肺的小鬼!”


还没抽完一个根烟,一个人一边从保姆车里出来一边讲电话。


叶修挑了挑眉,发现自己居然认识他。

他对苏沐秋的印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充其量不过是有点莫名其妙。

毕竟当初他那个孩子炒的沸沸扬扬,热搜天天见,他也不幸被猜测过是不是他孩子的爹,这个圈子alpha不多,omega更少,跟所有alpha一起炒一遍的omega,不红也能混个眼熟了,何况那时候苏沐秋刚刚红起来。

叶修抽了一口烟,回忆了一下自己有没有看过他的戏。

结论是除了炒作,其他时候他还真没看过苏沐秋……

这部戏的主要角色都已经定下来了,现在就剩一些戏份少、比较尴尬的角色,这一部分的人都是副导演在挑的,今天的试镜也不过是例行过场,叶修知道副导演心里已经有合心意的了,今天是让他来看看。


苏沐秋忙着讲电话,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埋着头往前走,在进入烟雨大楼之前收了线。

叶修收回目光,将烟蒂扔进垃圾桶。


试镜的过程还是挺有趣的,叶修只待一个上午,下午的部分会交给副导演。

他叫楚云秀也一起来看,楚女神一身长裙穿得婀娜多姿,挑眸回视他的眼神却有一股漫不经心的犀利。叶修笑了笑,说你现在就入戏了啊?挺好挺好。

楚云秀拢了拢头发,说这是给你检验一下学习成果,还可以吧?

叶修塞了片口香糖放进嘴里:“不评价,你再琢磨琢磨。”

今天试两个角色,一个是女主角的弟弟楚烟,一个是检察官,楚烟先进行。

叶修撑着额角看着房间中央正在投入表演的人,打了个哈欠。

旁边的副导演推了推他,送过来一张纸条:认真一点!

这个角色有三个人试镜,合他心意的已经过去了,但是叶修完全没有表态。副导演拿着笔有点犯愁。

试镜的片段没有台词,这个角色戏份本来就少,台词也没几句,演技不需要多好,反正可以调教,所以今天主要还是看演员的外型符不符合,毕竟这种角色不是光有演技就够了的。


第二个出去了,副导演抓紧机会试探了一下:“怎么样?”

“还行,再看看……”叶修嚼着已经没味道了的口香糖,想出去抽烟。

“前一个也可以,而且选秀出来的,人气不差,形象不错,十八岁,年龄也符合。”旁边的制片人推了推眼镜。

叶修“嗯”了一声,站起身来:“休息十分钟。”

“诶?叶导?”制片人喊道。

另一边的副导演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抱歉抱歉,他烟瘾犯了。”

制片人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

苏沐秋吸了口气,敲响了面前的门。

“进来。”

他推开门走进去:“打扰了,我是嘉世的苏沐秋。”

坐在中间的叶修打量了他一眼。

副导演说:“剧本在那儿,你先看看吧。”

苏沐秋拿过来看了一会儿,没有台词,心理活动都要靠肢体语言和表情表现。

他将剧本放回去:“可以开始了。”

叶修点点头,示意场记打板。


叶修撑着额角的姿势改成了托着下巴。

苏沐秋的正在叠衣服。

叶修发现他叠衣服的动作做得很自然的,大概因为熟练了,所以就算没有道具也没障碍。

楚烟将叠好的衣服放进他姐姐的衣柜里,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他的动作顿住,原本半垂的睫毛猛然扬起,露出来的瞳孔里慌乱的恐惧一闪而逝,过了一会儿两片睫毛又缓缓垂下。

叶修挑了挑眉,翻开剧本看了看,“细微的颤抖”这个动作主要是为了表现在知道女主角回来时人物恐惧的心理,刚刚过去的两个人做的都有点别扭,不是手抖就是整个人在抖,不怎么自然,当然他也不觉得这是大问题。不过刚才,在苏沐秋的眼睫毛一垂一落间,他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试镜的部分已经结束了,叶修对他笑了笑:“回去等通知吧。”

苏沐秋点点头:“谢谢,打扰了。”


副导演在翻苏沐秋的资料:“这个不错啊,我还以为他一直演雷剧,没什么演技呢。”

制片人皱了皱眉:“形象不好,乱七八糟的事太多,而且苏沐秋快二十四岁了。”

“没什么戏份,观众不会在意的。”叶修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至于年龄,还好吧,化了妆应该能更嫩一点。”

“你要用他?”

“就他吧。”叶修点了点头,“上午可以结束了吧?我得出去抽根烟,憋死了。”

“哎?叶导……”制片人还想说什么,奈何人大概是憋得慌了,溜得特别快。


走出大楼,叶修掏出一根烟点上,其实在厕所也能抽,但那边的清洁阿姨盯得太紧了,他一掏烟就开始瞪眼。

门口站着保安,叶修问他们要不要抽。

小保安年纪看着不大,没有客气接过去了:“谢谢叶导。”

“不用谢,你一直盯着我我瘆得慌。”

“这不是都没见过你真人嘛,难得碰到,就多看两眼。”

叶修没有接话,转眼看到一个小孩子站在台阶下的花坛边踢着石子。那孩子穿着一条背带裤,五六岁的样子,模样很是可爱。他吐出一口烟,问:“那孩子一个人吗?”

“啊?”小保安说,“不是不是,他在这儿等爸爸呢。”

“他爸呢?”

“那边。”

保安指了个方向,叶修顺着望过去,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一只手插着兜,嘴角叼着一根烟,手臂搂着一个人的脖子,嘴巴凑在那人耳朵边在说话。

被搂着的人是苏沐秋。

苏沐秋笑着拂下男人的手,退后了两步。

在叶修站的地方听不到他们说话,只能看到男人几次想要再去搂他都被他巧妙地避开了。


过了几分钟,两个人说完话一起往花坛边那个孩子的方向走。

叶修一根烟抽得差不多了,在垃圾桶边上按灭烟蒂。

孩子见苏沐秋过来,立马抛弃了被他踢了四五分钟的石子,喊着“爸爸”跑过去,苏沐秋接住儿子把他抱了起来。

男人对着苏沐秋调笑道:“明天晚上七点,等你啊。”说完摸了摸孩子滑嫩嫩的脸,扬长而去。


叶修垂下眼睛,又点了一根烟。

制片人有一点倒是没说错,这人乱七八糟的事好像确实挺多的。


苏沐秋把儿子抱上保姆车,助理拿了一根棒棒糖哄他:“小七七,叫姐姐——”

“姐姐。”孩子特别甜地叫了一句。

助理心花怒放,把棒棒糖给他:“乖乖乖!哈哈哈。”这小鬼上一次见她叫她阿姨,哄了好久都不改口,这回总算喊姐姐了,真是身心舒畅。


苏沐秋带着苏七在麦当劳前下了车,让助理跟吴雪峰说他下午不回公司了。

助理跟他比了个OK。


大中午的又是周末,麦当劳里人很多,苏沐秋戴上墨镜,牵着儿子排队。

队伍挺长的,他低头问:“你要找个位子先坐着吗?”

“不用。”苏七随意踢了踢脚,“我陪你。”

苏沐秋笑起来:“我还需要你陪?”

“需要呀,你一个人会很寂寞的。”

“哎?”苏沐秋惊讶地蹲下身,“你还知道什么叫寂寞啊?”

苏七趁机歪进他爸的怀里:“当然知道啦,我上午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就觉得好寂寞哦。”

“再过段时间就好了。”

苏七从他怀里抬头望着他:“真的吗?”

“真的。”苏沐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头发,明天把最后一笔钱还完,就可以解脱了。

除了给几个认出自己的粉丝签了几个名,这一顿饭吃的还算安生。

苏沐秋牵着儿子走出麦当劳,亡羊补牢地教育道:“这个只能偶尔吃,知道吗?”

“知道啦!你讲过好多遍啦。”


回到家先把孩子哄睡着,苏沐秋给吴雪峰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

“有把握吗?”

“还好吧。”

吴雪峰哈哈一笑:“你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啊?”

苏沐秋躺到沙发上:“什么不自信,谦虚而已。”

“行,有消息我会打电话给你的。顺便你合同快到期了,公司最近没给你安排通告,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上午过来转转,下午就可以回家陪你儿子了。”

“真是太好了。”苏沐秋叹息道。

他还没试过这么清闲,以前忙着赚钱,天天飞这里飞那里,飞机当成的士坐,现在确定了不续约,整个人闲下来,他还有点不习惯。

拍了拍脸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打算去洗个澡。


第二天晚上七点差十分钟,吴雪峰开车把他送到六点六分俱乐部。

“我陪你上去吧?”

苏沐秋想了想:“行。”

停好车,苏沐秋抱着取出来的钱走进俱乐部。

服务生带着他们往台球室走。

苏沐秋让吴雪峰在外面等一下,自己一个人进去。

台球室里一帮人站在一边,只有两个人在打台球。

“莫先生,我把钱拿来了。”

被叫做莫先生的男人正弯腰调整角度,闻言侧眸扫了他一眼:“很快嘛,这一笔还完就两清了吧?”

“嗯。”苏沐秋微笑,“还得谢谢莫先生这些年的照顾。”

莫先生直起身,将手里杆子抛给身后的人,接过他手上的牛皮纸袋掂了掂:“这几年挺辛苦的吧?”

“还好。”比起没命,辛苦一点算得了什么。

男人笑了笑,状似无意地问道:“你儿子呢?”

“在家。”

“对了,这么多年我都忘了问,你那儿子是不是跟老李生的?”

垂放在两侧的手指动了动,苏沐秋不动声色地笑道:“不是,跟李先生没有关系。”

“也是,老李都快被你踹废了,应该没那个本事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屋子的人跟着笑了起来,苏沐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继续笑着说:“钱不点一点吗?”

“点什么?我信你——”一边说一边伸手想捏捏他的脸,苏沐秋微微侧头躲了躲。男人嗤笑一声:“行了,快走吧,再待下去我看你的腿都要掐肿了。”

被识破了苏沐秋也不尴尬,只是说:“谢谢你。”

“谢我什么?没跟老李一样动手动脚?”

“随便什么吧,反正都要结束了,我礼貌性地跟你说声谢谢,你别想太多。”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讲这么长的句子。”

苏沐秋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的。这一次跟以往的感觉都不同,以前每次来交钱,都不会有任何轻松的感觉,因为往往交完钱的一瞬间他又会陷入下一次的钱要怎么办的漩涡里,如果凑不够他们一家三口大概会被沉尸钱塘江。

但是这一次交完,就真的解脱了。

无债一身轻,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走出台球室的门,吴雪峰问他怎么样。

苏沐秋抱了他一下:“老吴,谢谢你。”

吴雪峰拍了拍他的肩:“挺好的,以后就好了。”

“是啊!老子他妈的终于解脱了!”他拉着人往外走,“走走走我请你吃宵夜。”

吴雪峰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脏话,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算了吧,我六点钟的时候才吃的晚饭……”

“那我请你吃冰棍。”

吴雪峰哭笑不得:“行吧,冰棍我还吃得下。”


试完镜的第三天,吴雪峰打电话来,说叶修那边的人通知说楚烟的角色敲定了,是苏沐秋,让他后天下午去烟雨开个会。

苏沐秋放下电话松了一口气,钱还完了,最后一部戏的角色拿到了,这真是一件值得大吃一顿的事。他扔下手机扑过去抱住正在画画的儿子,父子俩在地毯上滚了一圈儿:“儿子,有什么想吃的?爸请客!”

“想吃什么都可以吗?”苏七问。

“麦当劳不行!”

“那肯德基!”

苏沐秋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他儿子的额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尽想着吃这些垃圾食品,你说想吃满汉全席我还敬你是条汉子。”

“我不要当汉子,我要吃薯条。”

苏沐秋躺着翻了个白眼:“不行,走,爹带你去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美食。”


*

看了下上一章的留言,想问是不是只有标记了才能怀孕……?

如果是的话那这里改成并不一定要标记……吧OTZ

标签:修伞
评论(24)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