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

 

【修伞】再见萤火虫 (一)

天雷狗血,三俗八点档

对ABO设定不太了解,按照剧情需要可能会随意乱改,主要是看中它能生子

如果被雷到的话万分抱歉。


(一)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月亮惨白的光芒。

交叠在大床上的两具身体在朦胧暧昧的月光中起伏。

他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身上的人,但是在发情期的狂热情潮催促下,视线怎么也无法聚拢,只有耳边粗重的喘息声和下身强势的侵入感觉鲜明而热烈。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有点回忆不起来,依稀还记得自己即使被下了药也依旧很牛逼地踹翻了那个扑上来的人。然而发作的药力来势汹汹,跑了一段路以后他沿着墙壁瘫坐下来,想要先休息一下。那个高利贷被他踹了命根子,一时半会儿应该还反应不过来。

急匆匆路过的服务生看到他吃了一惊:“你是经理说的给叶导找的那个omega?怎么坐这儿了?赶紧起来,等你好久了。”然后他被捞了起来,送到了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很黑,没有开灯。

他被推进来以后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也没有力气再逃跑。药力催促下,发情期有提前来到的征兆,他感觉整个人开始发软,理智慢慢被情欲挤压驱逐出脑海,神思溃乱。


走廊上有人在说:“赶紧找,他跑不远的!熬不了多久!就在附近!”


他强迫自己放轻了呼吸。

“哎?怎么有个人?那帮人神经了吧,居然真的给我弄了个发情了的omega来?”昏暗的房间里突然有人说,说话的男人从床上下来,走到他面前,“你……”

他抬手扯住男人的衣服下摆,压抑着即将冲口而出的呻吟,轻声说:“帮我……”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那帮人今天喝大了,脑子不清楚。”


“那个房间,去,挨个敲门,他妈的连李先生都敢踹,活腻了吧!”


他咬了咬牙:“帮我……”

男人静默了一会儿,显然也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啧”了一声:“怎么帮?”


突然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他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手指更加用力地较紧了男人的衣角。

男人叹了口气,说了一句什么他没有听清,然后自己被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身上的衣服很快被解下。

温热的手掌偶尔触碰到他的身体,会让他不由自主地泛起战栗,发情期的本能反应让他避无可避,身体自然的想要追逐能够让自己舒适的体温。他咬紧牙关,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顺着本能贴缠上去。

他不知道男人干了什么,只知道男人之后去开了门,但是自己没有被人带走。后来怎么会发展成那样虽然记不太清了,但也是可以想象的,发情期提前到来,这个alpha被自己影响了……

直到第二天醒来他才发现,这个救自己的人是叶修。

回去以后他才知道,那天是叶修第一次获得荣耀最佳导演奖。他们应该是在那家会所庆功。结果自己阴差阳错被当成叫过来的omega送到了他的房间,被他救了。


-


苏沐秋叼着牙刷慢吞吞地走到厨房关火,单手把平底锅里的荷包蛋倒到盘子里。

把早餐端到餐桌上,他回到浴室洗漱完毕,朝着卧室喊了一声:“苏同学你可以起床了,再不起来迟到了我懒得管你了啊!”

“知道了啦,你更年期提前到了吗?好烦哦!”

稚嫩的童音从卧室内传出来,苏沐秋气笑了:“更年期你个头啊,赶紧出来!”

小家伙提着小裤子跑进厕所,苏沐秋听到脚步声从厨房探出头:“你又不把裤子穿上!跟你说了多少遍了!”

“穿什么啦,反正上厕所要脱掉的。”

“嘿你还造了反了,今天吃错药了?”苏沐秋拿着锅铲堵在浴室门口,他儿子正站在小板凳上对着抽水马桶解决人生大事。

苏同学缩了缩脖子:“欢欢就喜欢这样坏坏的男生,她说特别有魅力。”

“有魅力?欠揍的魅力?”苏沐秋凉凉地说。

他儿子提好裤子,跑过来抱住他的一条腿,仰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说:“最近欢欢都跟新来的那个男生玩,不跟我玩了。”

“那个新来的男生就跟你刚才一样那么死小孩?”

“是呀!欢欢现在都让他扮新郎,不要我了。”孩子难过地垂下头,脸颊贴着他的裤子,整个人都散发着懊恼的气息。

苏沐秋乐了乐:“年纪不大,烦恼倒不少,赶紧过来吃饭。”

苏小朋友在餐桌旁坐好,捧着牛奶一口气喝了半杯,东张西望了一下:“姑姑呢?”

“你属金鱼的啊?七秒钟记忆,昨天不是回学校了吗?”

“我昨天喝醉了。”

苏沐秋“嘿”了一声:“你喝什么喝醉了?”

“可乐呀!”

“小鬼!”苏沐秋笑起来,“赶紧吃,吃完了送你去幼儿园把欢欢抢回来。”

“好!”喊得特别中气十足。

苏沐秋一边帮儿子抹吐司一边瞄了一眼电视。

晨间娱乐新闻正在放获得过三次荣耀最佳导演的鬼才导演叶修最近正打算开一部戏,现在正在选角阶段。

电视里的叶导架着一副墨镜,对记者的提问三缄其口,一旁的助理和保安护着他往前走,整一个屌到不行的架势。

苏沐秋摇了摇头,这副样子,明天媒体又不知道要怎么写了。


“爸爸,爸爸?爸爸!”

苏沐秋吓了一跳:“什么事?”

“我喊你好多声啦你都不应我!”

“抱歉我在想事情……”

“原谅你啦,我吃饱了,快去学校学校!快快快!”

苏沐秋看着他因为吃得急沾到唇边的番茄酱,不由笑道:“今天怎么转性了?”平时不都拖到最后一刻才出门的吗?

“今天欢欢会带她妈妈做的小饼干,去晚了就没了!”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爸爸……我……”

苏沐秋帮他把衣领整理好:“怎么了?你也想要我给你做小饼干?”

“不是……”

“还是你想问你妈?”

“没……没想问。”刚刚还亮晶晶的眼神这会儿压根不敢看他,到处乱飞。

苏沐秋叹了口气,瞟了一眼电视上那个人,抬了抬下巴:“喏,那个人是你妈。”

“啊?”苏小朋友顺着看过去,过了几秒甩开他爹的手,“你当我是小孩子吗!?那是个男生!”

苏沐秋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啊。”

“你、你!你好烦!”

苏沐秋摸了一把儿子柔软的头发:“苏七我提醒你啊,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说我烦了,等你放学回来有你好看的。”

苏七眨巴眨巴眼睛,在他爹的淫威下很有眼色地闭上了嘴,又偷偷瞟了瞟那个据说是他妈的男人,带着一副墨镜,都没有说话,但是……好像有点帅。


苏沐秋把儿子送到幼儿园,等老师把他领进去了才离开。


经纪人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在开车,找了个地方停好车才接的电话。

“喂?老吴?”

“前几天跟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算了吧,时间太久了,我儿子……”

“你这样不上不下的已经四年多了,不抓紧时间,等年纪再大一点,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苏沐秋签嘉世的时候,嘉世公司是真的想要把他捧起来的。毕竟作为一个omega,他火的本钱是有的,唯一能够称之为问题的,就是他有一个儿子。

陶轩曾经建议他对外保密、或者宣称只是弟弟,他当时只有十九岁,有一个刚出生的儿子,说是弟弟也勉强说得过去。

但是他不肯同意,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孩子会越来越大,只能一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叫哥哥,这样太莫名其妙了。陶轩没有办法,那时候嘉世刚刚起步,苏沐秋是第一个资质不错也愿意签约的艺人,他不想放弃,只好同意他不隐瞒儿子的事,但是作为代价,他的合同严苛很多。

签了嘉世以后,困难的处境终于有所缓解,他有钱找保姆了、有了保姆以后也有时间出去工作了,有了工作,奶粉钱、妹妹的学费、一家三口的生活费还有家里的债务也都有了解决的途径。不用怕一觉醒来家门口又被泼红油漆。不过拍戏常常一去就是一两个月,家里只剩妹妹儿子和保姆他也不放心,所以他专挑一些天雷狗血的偶像剧,导演要求不高,如果演的是配角的话还能够很快杀青回家,来钱也快。

因为有一个儿子,刚红那段时间狗仔天天盯着他找孩子的父亲。陶轩又找到一个可以炒作的点,隔段时间就给他儿子买热搜,娱乐圈一些有人气的当红alpha都被陶轩的水军刷过疑似他儿子的父亲。偶像躺枪,粉丝怎么可能闲着吃瓜,而且这种一看就是倒贴炒热度的劣质炒作手法,把群众都当傻子呢?于是冲到他微博底下花式十八骂。苏沐秋那会儿天天忙着拍戏赚钱,哪有时间上网,等知道这件事以后打电话过去要求赶紧停止,敢情人家骂的不是你儿子你祖宗你不心疼。陶轩似乎也有点歉疚,没再主动拿他儿子炒作。不过从此以后他的路人好感度再也没高过。

这么多年下来,炒作、烂片、没演技、靠脸上位等等的标签一直贴在他的额头上。

其实苏沐秋觉得挺无奈的,儿子的事他也不愿意,嘉世一个刚起来的草台班子,各项业务都还不熟练,急于求成,陶老板当时还专找有人气的alpha,他不被骂谁被骂。

至于烂片,虽然他总是接天雷狗血剧,可是对于角色他也是认真去揣摩了的,奈何这些剧本身制作质量就不高,拍对手戏的演员水平也就那样,他再怎么认真去演,也都是一股子天雷狗血的味道。

久而久之,没有好作品粉丝流失快,即使一开始确实靠脸火了一把,可迟迟不转型,出道四年多了还在偶像剧里混,口碑也砸了,后续资源跟不上来,后继无力。

陶轩对他是特别恨铁不成钢,从前天天念他,最近大概大彻大悟了,也懒得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转而关注几个刚进来的小鲜肉,准备弄个组合出道。


苏沐秋看着前面空旷的马路:“我知道,之前小橙还在读高中,有保姆在,我偶尔出去拍戏还有她照看一下,现在她去大学了,把苏七一直扔给保姆我不放心……”声音顿了顿,“老吴,我合约快到期了吧?”

“……不想续约了?”

“嗯,我想找个稳定的工作,再过两三年苏七就可以上小学了。”

“唉,行吧,我们见面再聊。”


收了线,苏沐秋重新启动车子,往嘉世的方向开。

这几年虽然接的戏都挺烂的,但是架不住他劳模,养父留下的债都还得差不多了。他才二十四岁没到,退出娱乐圈,重新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并不是难事,没必要再在这个圈子里耗日子。

回到公司,吴雪峰递了一份报纸给他。

苏沐秋看了一眼:“我今天早上看到新闻了。”

“叶修的新作品。”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可以让我转型的电影?”

“是,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虽然主要角色肯定拿不到。”

苏沐秋笑着挑起眼角看他:“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不甘心?”

吴雪峰将他没有接过的报纸拿回来:“我带了你四年多,当时说过一定要让你红的。”

“这也不是你的责任啊,我自己的问题。”

“如果不是那时候我没拦住陶轩,你跟你儿子也不会被人骂成那样……”

“都过去了。”苏沐秋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都过去好久了。”他想了想,还是说,“我还是建议你去试试,毕竟在这里这么多年了,退出之前有一部像样的作品,以后回想起来也不会遗憾不是吗?如果真的试镜成功了,你儿子你不用担心,我让我妈帮你看一段时间。”

苏沐秋有点吃惊:“老吴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再怎么说也当了五年的经纪人了好吗?跟谁没打过交道。”

“好吧。”他接过报纸翻了翻,“你都说成这样了,我再拒绝你好像太不识好歹。”

“行,”吴雪峰拿出手机,“我去打听一下还有什么角色可以试镜,晚上发你邮箱。”

  

这部电影的编剧和导演都是叶修,剧本没有原作。

其实如果不是叶修的电影,他应该不用考虑直接就答应了。

吴雪峰说的很动人,在这个圈子里那么久,离开之前如果能用一部真正的好作品作为句号,那对他来说,就没有遗憾了。


电影叫做《双生》,看剧情简介是一部女主戏,女主角戏份很吃重,既是线索人物又是灵魂角色,是个有双重人格的白领,正派反派全在这个角色身上,很有挑战性,绝对是可以用来竞争荣耀奖的有力角色。

他听说女主角已经定了,是烟雨的楚云秀。


第二天吴雪峰发来邮件,他考虑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给吴雪峰去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决定去试镜女主角的弟弟。

吴雪峰大概还没睡醒,沉默了一下才说这个角色戏份是我给你的那几个里面最少的。

“嗯,多一点的也轮不到我,八成有属意的人了。反正打算是当作最后一部了,这个角色有亮点,有发挥的余地。戏份最少,竞争相对来说不会那么激烈。掂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以后,我觉得他最适合我。”

吴雪峰失笑:“你怎么想的比我这个经纪人还多?”

苏沐秋漫不经心地用指腹抚摸过手边报纸上大写加粗的标题,打了个哈欠说:“还好吧,我去补个觉,先挂了。”

“行,试镜时间我通知你。”



标签:修伞
评论(28)
热度(749)